林蔚

巍澜令后帝后靖苏凯歌

【靖苏】帝后的挚友姑娘

*依旧脑洞沙雕
*逗比向请注意

1.


祁一是郁闷的。

百无聊赖地向水池里扔着草叶,一想起刚刚的情景,她不禁跺了跺脚。

半个时辰前,主屋。

“爹!”祁一急得直跳脚,“我说了不去参加选秀!”

“那不行!”当朝丞相祁老爷子眉一横,立刻瞪大了眼,“你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普通男子你不中意,好不容易有小伙子中意你上门提亲,你却直接把人家踹出了门,你说,你到底要干吗?!”

“说了不去就是不去!”祁一气得一屁股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再说了,人家帝后情深,我去岂不是当了插足人家感情的第三者?”

“不管你说什么都没用,”祁老爷子叉起了腰,“反正已经给你报名了。”

“什么?!”祁一腾地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爹你……”

“之前是我和你娘不对,把你惯得无法无天。”祁老爷子捋了捋胡子,“幸亏你爹我这次有先见之明。选秀就在明日,到时候可由不得你。”

“哼!”祁一猛一跺脚,跑出了主屋。


2.

然后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祁一烦躁地揉了揉头发。

她虽是丞相千金出身,可自小骨子里便放荡不羁,毫无大家闺秀应有的文静。别人都在学针线,她却早已走南闯北,在江湖上也结交了一帮狐朋狗友。

“这孩子随我。”

祁老爷子捋着胡子如是说。

“想当年我也是这般潇洒,江湖人称金陵美男……”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祁一很配合地喷出了一口茶,随即在地上笑得打滚。

可现在这潇洒也给自己带来了麻烦。

祁一无聊到把狗尾巴草插到了自己头上。

哎,选秀就选秀吧。

不过……

万一皇后威胁我咋办?

江左梅郎的手段谁不知道?

不过还是要往好处想的,和皇帝处成夫妻坚决不可能,可说不定自己还能和他处成哥们啥的。

嗯,不错。


3.


第二天。

祁一准时来到了皇宫大殿报到。

“参见陛下,参见皇后殿下。”

祁一行了礼,跪拜在二人前面。

“起来吧。”

萧景琰缓缓说着,语气里满是心不在焉。

梅长苏此刻眼里都能结冰。

他不禁在心里骂了骂自己那个倒霉舅舅。

好好的整啥选秀。

等到把这些小姑娘全斗败了之后一定要在正月剃个头。

毕竟古曰,正月剃头死舅舅。

“这位姑娘,”梅长苏冷冷地开了口,“叫什么名字?”

“臣……臣女祁一,丞相祁康之女。”

祁一低下头,战战兢兢地回答。

听到这话,梅长苏眼里的冰冷却是全无,取而代之的惊讶和玩味。

“你们先下去吧。”

待梅长苏把下人驱散后,他带上了玩味的笑,走下去,到了祁一面前。

萧景琰一脸不解。

“你可知我是谁?”

梅长苏站在祁一面前,问。

“殿下……琅琊榜榜首,江左盟盟主。”

“不。我是说名字。”

祁一抬起了头,眼里满是惊愕,随即大惊,跪了下去。

“臣女怎敢直呼殿下名讳!”

“噗嗤。”

梅长苏一下子笑了出来,随即回过了头。

“景琰。”

“啊?”

“少时你那次在长街上见过的黑衣少女,你可还记得?”

“噢……”萧景琰托着下巴想了想,继而开朗,“记得记得!”

“就是祁姑娘。”

祁一更是惊愕:“殿下怎么会知道那件事?可当时臣女并不记得……”

“梅长苏你那时自然不认得,可林殊你总是认得的吧?”

“……认得。”

“我就是林殊。”

“什么?”

祁一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4.


萧景琰和梅长苏给祁一讲述了来龙去脉。

少时林殊也放荡不羁,总喜欢走南闯北,于是便结识了祁一,二人见面便打打闹闹,却是关系极好的挚友。

“林殊,藏得够深啊。”

祁一不再装作文静,而是直接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

“这么多年还是老样子啊。”梅长苏啧了两声,“够爷们。”

“这么多年了居然也不告诉我,”祁一撇了撇嘴,“真不够意思。还有啊,我爹非叫我来选秀,当时那一次见面我也不知道那居然是陛下、曾经的靖王,现在好了,我也不用在宫里过得战战兢兢了。”

“若是祁姑娘有中意的男子,告诉我便是,毕竟我们也是挚友。”萧景琰笑了笑,继而把一旁的梅长苏揽入怀中。

“有人呢,快放开……”梅长苏脸一红,想要推开萧景琰,却无奈萧景琰搂得更紧了,梅长苏这一推反倒显得像撒娇。

“啧啧。”祁一咂了咂嘴,“没眼看。”

梅长苏毫不服输:“那有本事你也找一个,到时候你成亲,想要把天王老子拐了来送你府上我都给你送。”

“一言为定。”


5.

一大早,祁一是被宫女叫醒的。

“小姐,小姐?”

“唔……”祁一揉了揉眼,“……怎么了?”

“丞相送来了一封书信,说是要您立刻回信。”

祁一腾一下子坐了起来,接过书信打开来。

上面写到:

情况如何?

金陵美男

祁一翻了个大白眼。

最后那四个字也是没眼看。

爹脸皮可真厚。

祁一这样想着,提起笔回信。

皇后殿下为少时挚友林殊少帅,吾曾和陛下亦是挚友。现无比安好,勿念。

金陵美男(划掉)之女

祁府。

祁老爷子看到这信,大惊。

皇后居然是林少帅!

而且闺女还和陛下曾经是挚友!

那个无比安好是怎个意思?!

哎哎?还有最后,写了美男又划掉是干吗?!

完了完了。

祁老爷子欲哭无泪。

看来闺女和陛下还有皇后又处成哥们了。

脱单计划又泡汤了。

祁老爷子老泪纵横。

指望着拆散帝后是不可能了,那两口子的恩爱程度天下谁不知道?

不过陛下也会给介绍个良婿吧。

这样看来倒也极好。

祁老爷子努力使自己保持着镇静。

稳住,我们能赢。

6.

三个人少时是哥们的事整个皇宫都知道了。

虽然祁一没有官职,没有名分,可进出谁也不敢拦了。

祁一自诩“哥们收割机”。

不管是谁,只要和祁一处上一阵,两个人定能处成哥们。

祁一敲了敲某宫殿的门。

“老林,老萧,开门!蹭饭!”

门口的宫人被祁一这一嗓门吓了一大跳。

这姑娘胆子可真大。

“吱呀——”

“进来吧,过节吃粽子。”

萧景琰推开了门,把祁一请了进来。

“哎?老林呢?”

“这儿。”

梅长苏裹着被子躺在床上拖着长音喊了一声。

“哎呀,”祁一上前凑了凑,“这咋了这是?”

“别问。”梅长苏说着皱了皱眉。

祁一转了转眼珠,趁梅长苏不注意把他的胳膊从被窝里拽了出来,快速把手指搭在了手腕上。

梅长苏吓得立刻缩了回去。

“你,你干吗?!”

“你们两个,可以啊!但是姐姐告诉你们……”祁一意味深长地看了二人一眼,“千万别纵欲过度。”

“滚!”梅长苏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嘿嘿嘿……哎,这位陛下,你怎么不吃粽子呢,难得过节。”祁一拿了一个粽子说到。

“晚上刚吃了一顿,吃得很撑,暂时吃不下。”

“萧景琰!滚!”梅长苏尖叫了一声,直接把头埋在了被子里。

7.


一星期后,祁一成亲,祁府张灯结彩,红绸挂满。

“陛下驾到——”

“皇后驾到——”

呼声前后响起,在场的人一惊,纷纷跪拜在地。

“陛下,皇后殿下!”

里屋迎客的祁老爷子闻声立刻出来,跪拜在地。

萧景琰上前把祁老爷子扶了起来,继而小声问道:“和祁姑娘成亲的是谁啊?”

祁老爷子刚想说,却被梅长苏制止了。

“又卖关子,不听话。”萧景琰刮了刮梅长苏的鼻子。

“哎呀,好了好了,”梅长苏抓住了那只修长白皙的手,拽着萧景琰往里屋走去,“抓紧进去吧!”

8.

“……让我们有请新人!”

萧景琰和梅长苏进去的时候,前面一番说辞早已经过。

“哎,”梅长苏用胳膊肘戳了戳萧景琰,“出来了。”

只见一位红衣男子走了出来,昔日披散在肩的头发,此时却已束起,颇有另一番的模样。

“蔺,蔺阁主?!”

萧景琰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梅长苏耸了耸肩:“毕竟蔺晨和祁一的脾气也挺投的对不对?然后我就介绍他俩认识了,没想到见了一面之后祁一就死皮赖脸扯着我胳膊要和他成亲。”

“噗,蔺阁主当真这么大魅力。”


“一拜天地!”


拜天地,天地为鉴。


“二拜高堂!”


拜高堂,列祖列宗所见。


“夫妻对拜!”


夫妻对拜,白头偕老,相守一生。


萧景琰看着看着,不禁把梅长苏拥入了怀中。


这不禁让他想起了他和梅长苏拜堂的时候。


也是这般美好。


“好,让我们祝新人相守一世……”


“不!”


祁一猛地掀起了几寸盖头,喊到。


在场的人纷纷一愣,包括蔺晨。


“我不要一生一世!我要三生三世!”


祁一说完后,脸上带上了从未有过的灿烂。


“你看,她笑得真好看。”


梅长苏对萧景琰说着。


“是啊,这就是爱的魅力所在。”


他眼前不禁浮现了当初成亲时梅长苏的模样。


嫣然一笑,如沐春风。


9.

皇宫。

蔺晨和祁一翘着二郎腿坐在梅长苏和萧景琰对面。

“这夫妻相,”梅长苏打趣道,“越来越厉害了哈。”


说完,他不禁哀怨地瞄了萧景琰一眼。


萧景琰心领神会。


自家媳妇的意思便是:


你看看人家,你再看看你。


萧景琰又哪里是个肯示弱的人?


他直接把梅长苏打横抱了起来。


他把嘴贴在了梅长苏耳边,温热的气息扑在了耳畔,弄得梅长苏心尖发痒。


“明日定不会让你起得来床。”



END.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