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

嗑靖苏凯歌。漫威杂食。

【靖苏/我是谁短篇系列④】当男友的画风被死党带偏

*情节沙雕
*严重ooc

*
我是梅长苏

我的男朋友是萧景琰

他现在不在我身边

他前一阵抽了风要去琅琊山,说是跟着蔺晨修身养性

“我看你像个琅琊山”

把手中的狗尾巴草丢到他头上后,我就走开了

让蔺晨折磨不死你

好了,最起码的是耳边清净了

*
半个月后

我终于忍不了了

寂寞

空虚

身边没有那个温暖的人了

于是

毅然起身

背上行囊

直奔琅琊山

终于

看到了那个披头散发,身着白衫的背影

“蔺……”

哎不对

蔺晨这厮怎么瘦了

不对

这不是蔺晨!

那人转过了身来

“……小殊!”

萧,萧景琰?!

我当场一口血就呕了出来

“景,景琰你?”

我虚弱地扶着他肩膀,一脸惊恐

“小没良心,”萧景琰刮了我鼻子一下,“这些时日连封信也不给我写,你就这么忍心?”

小没良心?!

我直接把血呕在了他衣服上

“蔺晨……”

我咬牙切齿

“如何?”

那厮走了出来

“咳咳……这些时日景琰他到底跟你学了些什么?!”

“呃,这个……”蔺晨带上了尴尬地笑,“你问他……”

“苏哥哥!”

是飞流

“小飞流!”

却没想到萧景琰一下子拽住了飞流,捏了捏他的脸

“小飞流,快,孔雀舞还没给你水牛哥哥跳呢!”

我当场晕厥

萧景琰这个沙雕

还有蔺晨

我安慰自己这是个梦

*
“你们当亲兄弟算了!”

我怒气冲冲地看着这两个沙雕

“怎么了?”萧景琰挑了挑眉,带上了坏笑,“难道你怀疑我和蔺晨有一腿,吃醋了不成?”

“滚!”

我红了脸,一本书照着他脑袋扔了过去

“脸皮越来越厚了!”

我嗔怒,生气地抱起了双臂

“先生教的好”

那货依旧嬉皮笑脸

我气得剜了蔺晨一眼

还我当初那个一身正气的景琰!

飞流进来了

看见萧景琰,他缩了缩

怕不是被这货折磨疯了

“来,小飞流,过来!”

萧景琰招了招手

“不要!”飞流拼命地摇着头,“苏哥哥,水牛,欺负!”

哈,这货整天欺负飞流

“怎么说话呢?”蔺晨开了口,“不要叫水牛,要叫哥夫!”

我一口茶水喷到了蔺晨脸上

这厮淡定地抹掉了脸上的茶水

毕竟也是被飞流泼过的人,一定受的住大风大浪

“蔺晨……”

我咬了咬后槽牙

“咋?”

“带坏飞流真的好吗?”

“……”

飞流一脸懵逼

“哥夫,哥夫……”

“飞流,不许学!”

我喊了一声

“嘿嘿,哥夫!水牛,哥夫!”

飞流像是get到了什么新词汇,拍手笑着

“真乖”

萧景琰揉了揉飞流的头

不知廉耻

臭不要脸

“Do you have a b数?”

我如是问到

“Yes”萧景琰厚着脸皮对我露齿一笑,“No problem”

“……”

我安慰自己这是个梦

*
五天后

我终于人忍不了了

“萧景琰,”我揪着他耳朵,“你原先的衣服呢?”

“嘶——小殊,疼疼疼……”

“你说,你的衣服呢?”

“在,在我那屋的柜子里……嘶——小殊你先松开我……”

我松开了他

“快换回来”

“……为啥?”

他又开始不要脸了

我当即薅上了他那一头长毛。

“哎哎!小殊!干什么啊?”

“你要是不变回你原来的样子”

我眯了眯眼

“咱就分手”

他于是把他那鹿眼瞪的死大死大

他依旧没有说啥

“你要是还不去,咱就现在立刻马上分道扬镳,咱Say Goodbye……”

“别别!我这就去换!”

*
十分钟后

萧景琰准时出现在了我面前

“这样才帅”

看着对面已经恢复原来模样的萧景琰,我如是说

他的耳根一下子红了

“走吧”

我说

“走?去哪?”

他又瞪圆了他那鹿眼

“回去,回你的靖王府”

“为什……”

“再待下去你的画风就偏到臭水沟里去了”

“……好吧”

我看着对面变回对我百依百顺的景琰,内心十分赞赏

也不禁骂了骂蔺晨那个沙雕

END.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