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

巍澜令后帝后靖苏凯歌

【靖苏】嫁对了郎(下)

*由于本人后天要期中考 所以只能来个匆忙的日更
*考试完就是周末 就有空了

7.

天色未明,萧景琰便醒了。

不,准确地说,他一夜都没睡着。

现在,萧景琰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是怎么也睡不着,只能徒添内心的烦躁。

半晌,他腾地一下子坐了起来。

算了,不睡了!

只要一闭眼,脑海中全是那个死胖子的身影。

呸。

萧景琰冲地面啐了一口。

唉,又能怎么样呢?毕竟那是苏先生的朋友。

而且两人还很要好的样子。

算了,出去走走。

萧景琰悄悄地推门而出。

他甚至还在想,会不会碰到苏先生。

就像初恋的小男生在人海匆匆的走廊里寻找自己心仪的女生一样。

萧景琰忍不住冲尽头的屋子看去。

哈,门开了!

萧景琰快步跑上前。

哎,不对!

开的好像是……

第二个房间的门!

——“那是我另一个朋友,他住在隔壁……”

萧景琰整个人都石化了。他看着对面距离不远走出来的白色的、披头散发的身影,嘴角直抽搐着。

蔺晨对萧景琰露出了邪魅一笑,继而向他走来。

“你,你要干吗?”

萧景琰摆出了攻击的架势,警惕地看向蔺晨。

“我只是想说……在这里住的可还好,太子殿下?”

萧景琰心下一惊。

看来这个胖子来头还不小!

“你,你怎么知道?”

“身为琅琊阁少阁主,不来两把刷子怎么行?”

萧景琰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三观再次崩塌的声音。

“你你你你你……”萧景琰惊得嘴里都能塞下一个鸡蛋,“蔺晨?!”

“正是!”蔺晨依旧保持着他那邪魅的笑,用手中的折扇打了萧景琰一下。

萧景琰立刻开始猛掐自己。

“哎,哥们,怎么能自残呐?”

蔺晨摇着扇子,带着一脸玩味的笑看着萧景琰。

“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萧景琰不断地安慰自己。

蔺晨的笑僵在了脸上。

“嘿,殿下,你这是有多不待见我……”

“大晚上的蔺晨你吵……”话音未落,尽头房间的门便被猛地推开,梅长苏大步走出来,一脚对着蔺晨踹了上去。一瞥眼,看到萧景琰在场,立刻僵在了原地,“什么……”

完了完了!

还是改不了林殊这个熊脾气!

梅长苏急忙收回了脚,一脸惊恐。

自己儒雅的形象不会毁了吧?!

“咳咳,列公子……”梅长苏急忙咳了两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咦?”萧景琰抬起了头,“苏先生,你什么时候来的?”

梅长苏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他没看见。

不然自己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8.

“这天还没亮,你们俩怎么碰一块了?”

梅长苏问。

萧景琰硬扯出了一个笑:“有幸见到蔺少阁主,没想到蔺少阁主本人这么……嗯,英俊潇洒……”

“没良心!讽刺我呢?”蔺晨咬了咬牙。

“噗嗤!”梅长苏却是被逗笑了,“列公子既与我是朋友,也就不必这么客气了,直接叫他蔺晨就好。”

“噢……”

萧景琰极力平复着自己的内心。

不行,必须要在苏先生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友好。

于是乎他强对蔺晨扯出了一个尴尬的笑。

“蔺晨,你好,我是萧……呸!列战英。”

好险好险!

差点露馅!

蔺晨向梅长苏看去,梅长苏好像并未察觉什么,于是眼中又闪过一丝玩味,继而大大咧咧地笑了起来。

“幸会,在下蔺晨。”

于是,这俩人就算结为哥们了。

9.

大厅。

林燮,萧景琰,蔺晨,两两相对而坐。

“林帅,不知梅宗主……何日回来?”

“呃……”

林燮一时语塞。

半个时辰前。

大家都在吃饭,梅长苏急匆匆地把林燮拉到了一旁。

“怎么了?”

“爹!”梅长苏一脸急切,“若是那位列公子来见你,千万不要告诉他我就是梅长苏,而是说苏哲!”

“……为什么?”

林燮深感疑惑。

还列公子?

太子殿下这是要闹什么幺蛾子?

掩埋身份这种东西很好玩?

“哎呀爹,别管这么多了!到时这样说便是!”

回到现实。

“……怎么了?”

萧景琰坐在对面,问着。

林燮咽了咽口水:

“啊,长苏啊,他……”

林燮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蔺晨。

“大概需要好几天,这个我们也说不准。”

蔺晨完美地接上了话茬。

“哦……”

那我到底还要在这里等多久?!

萧景琰欲哭无泪。

他只想见了面之后把老爹搬出来抓紧退掉这门婚事。

然后再向苏先生上门提亲。

No problem!

萧景琰内心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

10.

“怎么样,打探出来没有,那位列公子是何人?”

梅长苏一脸急切看着跑回来的黎纲。

“并没有,”黎纲摇了摇头,“这位列公子的来头仍是个迷。”

“居然还有江左盟打听不出来的东西?”梅长苏笑了笑,“那你去告诉蔺晨,让他打听打听。”

“是。”

半个时辰后。

“怎么样?”

“宗主,蔺少阁主说他也不知道。”

什么?!

居然还有琅琊阁打听不出来的?!

这列公子,来头不小啊!

十分钟前。

蔺晨房间内。

“千万不要告诉他我是萧景琰!只告诉他我叫列战英!”

萧景琰坐在蔺晨对面,急切地说着。

“没问题。”

回到现实。

“禀宗主,誉王殿下求见。”

誉王?

梅长苏险些呛着。

他怎么来了?

梅长苏怎么也想不出来萧景桓会因为什么而来。

政务?最近皇宫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事吧……

闲聊?一个皇子没那些闲工夫吧……

算了算了,先见见再说。

11.

梅长苏坐在萧景桓对面,淡淡地抿了口茶。

“本王此次前来,是想来和先生提亲的!”

“噗!”

梅长苏一口茶喷了萧景桓一脸。

梅长苏呛得直咳嗽。

“咳咳咳咳……不好意思,殿下,你刚才说什么?”

这孩子……怕是不知道我比武招亲的事?

“我说,”萧景桓直了直身子,“我喜欢先生,想来和先生提亲,不知先生愿不愿意……”

“愿不愿意我说了算!”

一个身影自帘后慢慢走出来。

正是萧景琰。

萧景琰一脸铁青,狠狠地攥着拳头,额上青筋暴起。

“七弟?你怎么也在这儿?”

萧景桓一脸玩味的笑看着萧景琰。

萧景琰的表情一下子僵在了脸上。

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梅长苏立刻开口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呀,原来你们也认……”

哎,不对?!

话说到一半,梅长苏才发觉。

七弟?!

梅长苏一脸惊恐地望向萧景琰。

萧景琰脸上带上了尴尬的笑。

“你你你你你……”梅长苏指着萧景琰,惊得结巴,“萧,萧景琰?!”

“呵,呵呵呵呵呵呵……”

“怎么,”萧景桓依旧一脸玩味,“梅宗主原来不知道?”

“对啊,我……”

梅宗主?!

梅长苏的表情也僵在了脸上。

萧景琰一脸惊恐地望向梅长苏。

“你你你你你……梅长苏?!”

梅长苏一脸怒气地望向萧景琰。

“对,我就是梅长苏!怎么了?”

“我……”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萧景琰?!”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梅长苏?”

“……”

梅长苏被噎了回去。

“好了好了,扯平了就是了。”萧景琰一摆手,继而望向了萧景桓,“不过,五哥,你提亲的事……”

“你们当真了?”

帘后又传来一个声音。

正是蔺晨。

“什么?!”

萧景琰和梅长苏异口同声。

12.

原来,这只是一出戏。

蔺晨亲自把萧景桓从皇宫叫来,演了这出戏。

先是安排萧景桓和梅长苏见面,然后蔺晨便把萧景琰带到了帘后,让萧景琰听到了刚才的一席话。

萧景桓深知自家弟弟的脾气。这个耿直boy定会当面与他对质。

于是乎,二人就完成了靖苏神助攻。

数日后。

皇宫内锣鼓喧天,红绸挂满了东宫,似是要将人烧灼一般。看着花轿自远方向宫门走来,身着华服的新郎官萧景琰心中似是有万般波澜在翻涌。

帘幕被葱葱玉指缓缓撩开,萧景琰亲自上前,握住了那人修长的手指。

梅长苏一席火红的嫁衣,在萧景琰的搀扶下走下轿来。

萧景琰替梅长苏撩了撩额前发丝,轻吻了吻他的额头,把他拥入怀中。

“殿下……”

“殿什么下。”

“唔……景,景琰……”

“小殊……”

“嗯?”

“这辈子,我绝不会放手。就像现在一样,一辈子把你牢牢地抱在我的怀里。你可愿意?”

梅长苏会心一笑,踮脚,吻了吻萧景琰的脸颊。

“荣幸至极。”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13.

傍晚。

“太子妃殿下,外面冷,再说了,都这么晚了,您不能出去。”

门口的小宫女瞪着大大的眼睛,一脸坚定地说着。

梅长苏有些哭笑不得:

“小蕊,就出去一会儿,不要紧的。”

“那不行!这要是让太子殿下知道了,定会饶不了我们的!”

“又说谁坏话呢?”

身后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小宫女立刻低下了头:

“太子殿下。”

“无妨,”梅长苏哈哈一笑,“刚才我们只是在开玩笑。景琰,你怎么过来了?”

“太子妃需要侍候夫君了。”

梅长苏的脸腾地红了。

小蕊在一旁低声笑着。

“笑什么?”萧景琰很是得意地挑了挑眉。

“哈哈,奴婢告退。”

说着,小蕊转身出去了。

梅长苏红着脸咬了咬牙。

这个小姑娘,出去就出去,关什么门。

萧景琰似是看出了梅长苏的心思,勾嘴一笑:

“本宫果然没有看错,小蕊果然是聪慧有眼色。”

梅长苏没好气地掐了萧景琰一下。下一秒,梅长苏就惊呼出了声。

“萧景琰!你干嘛?!”

“我说了,太子妃要侍候夫君了。”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