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

巍澜令后帝后靖苏凯歌

【靖苏】嫁对了郎(上)



*搞笑预警 脑有黑洞



1.

“儿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虽说江左盟现在势力强大,可你的终身大事不可耽误啊!”

林燮语重心长地说着,拍了拍梅长苏的肩。

“不,嫁。”

梅长苏站在对面,叉着腰,一副清高的模样。

“儿啊......”

“说了不嫁就是不嫁!”

梅长苏撅嘴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儿......”

林燮长叹一声,摇着头。

吾儿叛逆伤透我心啊!

可万一以后真嫁不出去,这老林家可就没后了呀!

呸。

不能这么想。

不行。

得想个法子。

林燮一拍脑门,计上心来。


2.

蔺晨坐在梅长苏对面,沉默着。

“老爷子又催婚?”

梅长苏白了他一眼:

“怎么,我爹都告诉你了?”

“嗯。”

“......那你来干吗?成心看我笑话的?”

“......去你大爷的吧!看你闷得慌,陪你来喝杯都不行?”

“......得得得。反正我也确实闷得慌。来人吧,上酒!”

半个时辰后。

梅长苏高举着酒杯,脸色通红,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单脚踏到了“桌子”上。

“欸?桌子咋那么软咧?”

“你大爷的!你丫给老子下来!”

梅长苏一脸懵逼地向下看去。

“你丫踩的是老子!”

梅长苏这才收回了脚。

“对不住啊对不住......都督,诸葛亮下来战书,约我等明日......”

“去去去去去!”蔺晨一巴掌对着梅长苏的后脑勺就拍了过去,“你小子喝太高了!”

“......谁说的!我酒量一直都很好......呕......”

“你确定?”

“当然!“

“那好,我们猜拳如何?”

“不!”

梅长苏就算喝的再怎么醉也知道自己猜拳有多么垃圾。

垃圾到臭水沟里了。

“为何?”

梅长苏又干了一口: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猜拳......嗝!能胜的几率就跟我能嫁给那个傻啦吧唧的太子差不多!”

蔺晨表示默默同情萧景琰0.1秒。

“怎么,你怂?万一你真嫁给萧景琰了呢?”

“去你大爷!你才嫁给萧景琰......我是说,不是怂,我是真的......”

“你要是不猜咱现在就去找太子让你当他的太子妃。”

“......谁怂?谁啊!这就猜!怕你似的!”

“好啊,来!你要是输了就比武招亲!”

n局后。

“兄弟。”

蔺晨看着对面的局势,很是同情梅长苏。

梅长苏一脸黑线。

“至今为止你一局都没赢过。”

“......”

“说话算数,比武招亲。”

“......切,谁怕啊,比就比!”


3.

梅长苏是被林燮摇醒的。

一睁眼就看到了老爹急切的面容,梅长苏吓了一大跳。

“爹!吓死我了!”

林燮长舒了一口气:

“儿啊,你可醒了!”

“咋了?”

“为了比武招亲的事,朝廷官员家的子弟都来了!快下去吧!”

梅长苏吓了一大跳。

把刚穿上的裤子又脱了下来。

“爹,你怎么知道!”

“蔺晨那孩子告诉我的啊!你不知道,爹当时高兴得很......."

梅长苏急得险些跳了起来:

“爹!那只是一句闹话!我可没当真!蔺晨他瞎说的......”

“那不行!”林燮努了努嘴,“底下那一批,可是有不少都是朝廷要员的子弟,而且有几个和我关系比较要好的官员的子弟都来了......你自己看着办!”

原来昨晚是爹和蔺晨商量好的一出戏!

梅长苏在内心对蔺晨爆了粗口。

“......可是爹,我早饭还没吃呢!”

“哎呀,等到上午的比武结束后早午饭连着吃!”

林燮说完,转身走掉,只留下了一个傲娇的背影。

“哎爹......”

梅长苏愤恨地咬了咬后槽牙。

蔺晨这个沙雕!

梅长苏气急败坏地用力一扯。

刺啦——

咦,不对,好像扯烂了什么东西。

心下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妈欸!爹!我的裤子烂了!”


4.

赤焰军主帅林燮之子兼江湖第一大帮江左盟的盟主梅长苏比武招亲的事整个金陵城都传遍了,许多人跃跃欲试,盼望能在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

据说,梅长苏本人甚至可以称得上“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可令许多正值壮年的男子动了心,想要把这称得上“美人”的盟主收归麾下。

“宗主!宗主出来了!”

不知谁在人群中喊了一声,大家纷纷向楼上看去。

梅长苏站在楼上,身着淡蓝色长衫,青丝被丝滑的丝绸发带简单一束,随意地披在肩上。一只桃花眼藏在折扇后,若隐若现,有种说不出的魅惑。

底下的人纷纷看呆。

“宗主,好美!”

底下的人说着,起了哄。

梅长苏微微一皱眉,转身下楼。

到了下面后,梅长苏更是有些不自在。

几乎所有人都用一种饿虎欲要扑食一般的目光看着自己。

“宗主下来了,都让开!”

那些想要在梅长苏面前表现自己的男子们嚷嚷着。

擂台上的人继续比着武,没一会儿,一个人被打趴下,另一个人又上去了。梅长苏好奇二人的招式,便走上了擂台。

不久,那个刚上去的男子就把另一人打趴在地。

“还有谁!”

那男子甚是彪悍地撸了撸袖子,用力地捶了捶自己的胸口。

一瞥眼,正好看到梅长苏站在擂台上。

可惜这男子刚来,并没有看到刚才人们喊“宗主”的一幕。

也就是说他并不知道这就是梅长苏本人。

于是这个悲催的哥们把梅长苏当成了比武的,一拳对着梅长苏挥了过来。

梅长苏心下一惊。

完了!

飞流并没有在身边,他去吃早饭了!

完了完了,要破相了......

“住手!”

一声清脆刚毅的声音传来,面前的拳头被人抵挡在前。不及梅长苏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人揽入怀中,不禁惊呼出声。

“你没事吧?”

梅长苏这才回过神来。

他依旧在这人强壮的臂弯中。整个人贴在他的胸口,梅长苏的脸腾地红了起来。

“谢谢.....没,没事......”

林燮站在楼上,心里一惊。

也许那些官员子弟们不涉朝堂,不认得这人,可他认得!

来者正是当今大梁太子——萧景琰!

但是转念一想,林燮心中大喜。

若是吾儿能嫁得当朝太子,那便是极好的。

林燮想着,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擂台。

萧景琰一手抱着梅长苏,一手抵抗着那位男子的攻击。

梅长苏贴在萧景琰的怀中,忍不住向他看去。

一身黑衣,俊美容颜尽现刚毅之气。

他的侧脸,真好看......

梅长苏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猛地吓到了。

自己这是犯花痴了不是!

一会儿,男子就被打趴在地。

在那人着地的那一刻,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萧景琰。

有羡慕,当然,更多的是嫉妒。

萧景琰这才松开了梅长苏。

“抱歉,失礼了,”萧景琰急忙解释,“我是怕他会偷袭你,所以才......”

“没关系的。”梅长苏对萧景琰笑了笑。

管他什么失礼不失礼,能被这么帅的人抱在怀里,这辈子,值了!

呸!

梅长苏快被自己吓傻了。

自己不会爱上这个人了吧!

还是一见钟情的那种!

“在下列战英。敢问先生大名?”

一旁的列战英吓了一大跳。

主子,怎么能随便冒用我的名字呢!

要授权的好不好!

“在下苏哲,有幸结识列公子。”

黎纲瞬间明白了。

宗主这是要掩饰自己的身份啊!

只是这声音极小,台下的人群自然都没有听见。

“恭喜这位公子!”主持的大叔自然也懂得了梅长苏的意思,只是对萧景琰说道,“成为宗主比武招亲的胜者!”

“比,比武招亲?!”

萧景琰却是吓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

“原来......列公子不知道?”

梅长苏憋着笑对萧景琰说着,内心也不禁有些失落。

“当然不知道啊!那个,大叔......”萧景琰吓得脸都绿了,“我能退不?”

大叔紧张地看了看梅长苏。

梅长苏给了一个眼色,大叔心领神会。

“不好意思,这位公子,不能。再就是,比武过后,是要住在这里的。”

不能?!

还得住在这里?!

萧景琰发出了一声哀嚎。

“......那,我,我能不能问一下,是谁比武招亲?”

“是我们江左盟的宗主梅长苏!”

萧景琰更吓得慌了。

那可是江湖第一大帮啊!

能够称之为江湖大帮,相必这个梅长苏手段极其彪悍!

萧景琰的脑中立刻浮现了一个皮肤黢黑,五大三粗的汉子。

完蛋了......

自己好像摊上事了......


5.

下午。

“怎么样,最后是谁......不,应该说你的未来夫君是谁?”

蔺晨带着一脸玩味的笑,看着对面的梅长苏。

“是一位叫列战英的公子。”梅长苏笑了笑,“不过,我对他印象还不错。”

“列战英?”

蔺晨纳闷起来了。

列战英,不是萧景琰的贴身护卫吗?

怎么......

“怎么了?”

“没怎么......你说的那位列公子,是何模样?”

梅长苏想了想:“模样嘛......他有一双极其好看的鹿眼!”

鹿眼?

列战英也不是鹿眼啊!

蔺晨更纳闷了。

难道......

蔺晨险些把嘴里的茶喷出来。

是太子?!

凡是见过他的人,谁不会记住他的眼睛?

这时,蔺晨突然想到了梅长苏猜拳时说过的一句话。

——“我的猜拳......能胜的几率就跟我能嫁给那个傻啦吧唧的太子差不多!”

卧槽。

真说准了?!

只不过他也没赢......

算了算了。

蔺晨为自己的好哥们即将成为大梁准太子妃而激动。

说不定到时候自己还能和太子论个哥们。

“兄弟,我祝福你!”

蔺晨郑重地拍了拍梅长苏的肩膀。


6.

傍晚。

萧景琰烦躁地揉了揉头发。

“殿下!”

“嘘!”

萧景琰急忙捂住了刚刚赶回来的列战英的嘴。

“唔......公子。”

“怎么样,打听到了吗?”

萧景琰一脸急切。

“打听到了!”列战英激动地说着,“梅宗主现在正在和咱们同楼的最头上那间屋里!”

“好!”萧景琰立刻起了身,“我现在去看看梅长苏长什么样,你先回你的屋休息去吧!”

萧景琰出了屋子,鬼鬼祟祟地走到了头上那间屋。

隔着窗户果然可以看到里面有个人影。

萧景琰不怂了。

他打算直接推门进去,看看这个梅长苏到底长什么模样!

“吱呀——”

萧景琰看着屋内坐着的人,愣在了原地。

这人......

脸是真大!

看着榻上呼呼大睡流着哈喇子的蔺晨,萧景琰黑脸关上了门。

两分钟前。

“我先去外面遛一圈,透口气。”

梅长苏便这样出去了。

先睡会吧,反正也无事可做。

于是蔺晨独自一人睡下了。

恰巧被萧景琰撞上这一幕。

萧景琰转身,在走廊里开始思考人生。

这个死胖子。

居然还逼婚。

臭不要脸。

死不讲理。

妈妈你听到我刚才三观崩塌的声音了吗?

“列公子?”

一个熟悉的声音把自己的思绪拉回。

萧景琰内心一喜:“苏先生?”

“这么晚了,列公子还不歇息?”

“哦,我,我平时就睡得不早,恰好想上茅厕了......原来苏先生也住在这里?苏先生也是江左盟的人吗?”

“啊......对。”

“先生住哪间?”

“哦,最头上那间。”

最头上?!

“里,里面住的不是江左盟宗主......”

“哦,你说那个披头散发,脸挺大那个?”

“对对对!”

蔺晨表示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宗主其实和我是好友,他平日里都是住那间,不过近几日外出游玩了,就把屋子让给我住。你看见的那个是我另一个朋友,住我隔壁,他是来陪我喝茶聊天的。”

“哦......”

萧景琰这才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

不然自己现在就去退婚。

“那,我先回去了。苏先生晚安。”

“嗯,晚安。明天见,列公子。”

“嗯。”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萧景琰的脑海。

他不想娶梅长苏了。

他要娶这位苏先生!

萧景琰被自己如此激动的念头吓了一跳。

只怕说出来,苏先生会把他当神经病吧......

毕竟这才认识了多久。

哎,算了算了。

先睡个好觉,明天再说吧。




评论(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