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

嗑靖苏凯歌。漫威杂食。

【玉阳】与君共约来世

*新人入坑 初写玉阳文
*部分剧情私设

〖1〗

我忘不了那一年。
那年,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官员,并无太多事务,只是到处逛一逛,一袭青衣立在一片桃花林中,无聊地用手指戳着柔软的花瓣。
忽然,远处的脚步声把我的思绪拉回。
我猛地一愣。
一位女子,一席粉色衣裙站在树下。风起了,将桃花吹落,四处飘散。
身边还有一匹桃花马。
她莞尔一笑,嘴角浮现两个浅浅的酒窝,伸出葱葱玉指,恰好接住了一片花瓣。
我能清晰地感到,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我稍微走进了些许。
是莅阳公主。
我好像喜欢上莅阳了。
一见钟情那种。
而后,我又把头摇了摇。
莅阳爱的是宇文霖,又怎么会看上我这么一介小辈呢?
可是……
若是太后呢?
太后一定不会同意把莅阳嫁给宇文霖的。
我内心的如意算盘打得响亮。
不如……

〖2〗

于是之后,我亲眼看着莅阳喝下了那杯情丝绕。
我承认,这么做很卑鄙。
可是,为了能得到莅阳,不择手段又能怎样呢?
这样终归还是值得的。
即使,她不爱我。
我也知道,我此刻有多么疯狂。

〖3〗

可该来的终归还是要来的。
在景睿生辰那天,一切都揭穿了。
景睿不是我亲生的。
莅阳在与我大婚前就已经怀了宇文霖的亲骨肉。
我不禁苦笑。
认了这个事实吧,谢玉。
虽然你曾经想过要杀掉景睿。
你看看莅阳的神情,她终归对宇文霖还有留恋。
而后,谢卓两家终归是撕破了脸。
正厅前,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我对莅阳说。
而莅阳此时早已泪流满面。
我说不上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

〖4〗

我到了门外,言阙和誉王站在我眼前,步步紧逼。
我不禁咽了咽口水,攥紧了袖子。
“长公主殿下。”
身后的侍卫这样喊到。
我浑身一震,猛地回过了头。
“……莅阳。”
“谢玉,让他们进去。”
“……莅阳,你听话,先回去……”
莅阳却从袖子里拿出一把匕首,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让他们进去!”
“……”
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什么。
只觉得心里像被扎了一刀,血直流。
“你真的要舍弃我吗?”
半晌,我沙哑地才从嗓子眼里挤出这几个字。
莅阳却什么也没说。
可我明显能看到,她的目光不自然地瞟向了一边,眼眶里充斥着泪水。
好吧。
进就进。
大不了成王败寇。

〖5〗

我跪坐在祠堂里,呆呆地盯着眼前的木牌。
一抹深黄一角忽然闯进了我的视野。
莅阳。
而后一把匕首便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冰凉冰凉的。
“谢玉……”
她说,这最起码还能保住我的名声,保谢式一代清明。
我勾起嘴角苦笑了一下。
“如果你嫌泉下孤单,待我安顿好孩子们后就过来陪你……”
她这样说。
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
不受控制地,我把她拥入了怀里。
“莅阳,莅阳……”我说着,笑了。
“……嗯。”
“这么多年了,我谢玉,是真的喜欢你……”
我明显能感受到,她的身子猛地一颤,继而也拥住了我。
可是我立刻又把匕首扔了出去。
“可是我还不想死!”
莅阳听了,又是一颤。
她松开了我。
脸上已然没有了刚才的笑意。
莅阳,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死吗?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也包括你。

〖6〗

一切终归还是结束了。
成王败寇。
我一身粗麻布衣,头发随意地任风飘散。
还有手上那沉重的枷锁。
但是,我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轻松。
看着对面来送我的莅阳,我微微一笑。
“我给你准备了一些衣物和银两,你拿着。”
手上突然多了一股重意,心里却悄然升起一丝幸福。
“我们还会再见吗?”
我问。
“……”
她没有答话。
脸上却是盈盈的笑意。
罢了。
“为夫,就此别过了。”
说罢,转身离去。
没有回头。
只怕一回头,会让她看到我满脸的泪水。

〖7〗

在去服苦役的路上,一位终归还是有些年轻却又平易近人的侍卫开了口。
“……侯爷。”
我却是笑了。
“谢谢你还这么尊重我,可惜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宁国侯了。”
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那您最起码也是一个长辈啊……”
“哈哈。对了,叫我什么事啊?”
“……那个,侯爷,其实刚才长公主殿下说了一句话,声音特别小,不知道您听没听见。”
我倒是突然被提起了一股精神。
“没有啊……莅阳,她说什么了?”
“长公主说,惟愿来世……”
惟愿来世。
我会心地笑了。
“惟愿来世。”
谢某,定当不会食言。

〖8〗

我是谢玉。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拼尽全力和莅阳在一起。
没有别的理由。
只因我爱她。
即使身赴鬼门关,我也愿意。
“莅阳,这么多年了,我谢玉,是真的喜欢你。”
这辈子,值了。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