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

嗑靖苏凯歌。漫威杂食。

【靖苏/我是谁短篇系列①】然后的然后

*欢脱逗比式文风
*ooc预警

我是萧景琰。
我喜欢哭。
就算对面的人是天王老子我也能放声大哭,然后摇着他的肩膀说哥们我闷得慌来喝杯。
所以,我有一个外号。
小哭包。
“小哭包,今天给你母妃请安了嘛?”
父皇说。
“小哭包,你在干啥呐?”
蔺晨说。
“水牛,小哭包!”
飞流说。
“景琰,你怎么又哭了呐?真是个小哭包。”
母妃说。
“殿下,小哭包,嘿嘿嘿嘿。”
萌大铜铃说。
喔不对是蒙大统领。
当他们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更想哭了。
大家都这么叫我,除了苏先生。
我觉得,苏先生真好。
直到那一天。
“啊!你你你是小殊!”
我看着苏先生,喔不对小殊,惊得眼珠差点掉出来。
还好我及时把眼珠往里推了推。
“嗯,景琰,我回来了。”
啊我当时觉得真他娘感动。
于是我猛地把小殊抱了个满怀,然后趴在他身上哭了起来。
对,我又哭了。
抽泣式哭泣。
然后。
“小哭包。”
他说。
然后我感觉我整个人都石化了。
然后我松开了小殊。
然后我呆呆地看了他五秒。
然后他疑惑地看了我五秒。
然后,我放声大哭。
“呜哇哇哇!你们都是坏人!坏人!”
“景琰……”
“小殊你也是!呜哇哇哇!”
“……”
然后我彻底把他整懵逼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时他那看傻逼一样的表情。
我情绪逐渐稳定了下来。
“嗨,哥们,你这啥眼神?”
“啊?没有啊。”
“你再说。”
“没有。”
“再说。”
“没有。”
“……真的?”
“真的。”
“……”
“骗你我是小狗子。”
“好的小狗子。”
“……”
突然,小殊身后的门被唰地拉开。
啊,蔺晨。
啊,蔺晨推了小殊。
啊,小殊扑在了我怀里。
啊,蔺晨逃走……
蔺晨你给我站住!
“蔺晨!站那!”
我追了出去。
嗯,追到了。
喔,我是抱着小殊追出去的。
“兄弟,我在帮你。”
蔺晨摇着扇子说。
啊?是在帮我吗?
“真的吗?原来你刚才是在帮我?”
“……”
然后蔺晨也一脸看傻逼的表情看着我。
“兄弟,你的智商怕是喂了狗了。”
然后他摇着扇子叹了口气。
啊,这一幕好熟悉。
好像当年我妈在教育我……
呸!
嗯,自己智商确实有些捉急。
“……我智商可能真的有些捉急。”
“不是可能,是真的。”
“……”
然后我又扭头看了看小殊。
啊,小殊脸颊上的绯红……
啊?
“小殊?你脸咋这么红?是不是发烧啦?”
但是小殊的脸立马就黑了。
我不知道为啥。
再扭头,蔺晨的表情已经无法形容了。
我想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
(ノಥ益ಥ)
我想他此刻可能想去跳楼。
再扭头。
小殊快哭了。
“小殊,别哭啊!我知道你发烧难受,走,我们去找太医……”
“呜哇哇哇哇!”
然后他趴在我肩上哇哇大哭。
我一脸懵逼。
“哎小殊别哭啊,治病要紧,我知道你难受所以哭……”
然后他哭得更惨烈了。
再扭头,蔺晨的表情依旧那样难以形容。
“兄弟,你的情商怕是喂猪了。”
“怎么可能!”
我立马急了眼。
我一直以为自己的情商超高。
高到爆表。
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嘛,但是小殊生病难道自己不该关心吗,为啥他俩都这个反应。
哎,也许是他们不懂我的世界。
然后立马醒悟了。
“喔!对啊!”
“什么?”
蔺晨一脸欣慰和期待。
“你这个医术高超的大夫不就在这儿嘛!干嘛要找太医……对对对!我终于知道你们为啥怪我了……哎哎小殊!”
小殊正在拼命地打我。
那叫一个啪啪响。
“啊!萧景琰你的智商和情商都跌到臭水沟了是吗!”
“……怎么了小殊?”
“非得要我说我喜欢你你才明白所有是吧!”
啥?
他说啥?
他说他喜欢我?
他说他喜欢我!
噢,天哪,我也喜欢他!
“我也喜欢你!”
然后小殊带着一脸委屈又扑到了我怀里。
“好了,我知道了,”我赶忙把蔺晨拉了过来,“赶紧给小殊治病!”
“……”
哎呀,小殊怎么又哭了!
哎呀,蔺晨怎么又那个表情了!
“……愣啥?没看到小殊都难受地哭了吗?你看看都哭成啥样了?赶紧治病!”
“……那个,老哥……”
“咋?”
“你注孤生啊!”
“为啥?”
“……总有一天,也许你会明白的!”
“不,我不明白。”
“……好吧我告诉你。”
“快,为啥?”
“因为你的智商喂了狗,情商喂了猪。”
“这跟注孤生啥联系?”
“最后它们一起跌下了臭水沟。”
“……”
我若有所思。
然后蔺晨给我讲了一节情商智商课。
然后我幡然醒悟。
“啊!小殊!我懂了!我明白了!是我错了!”
小殊此刻却一脸痛心欲绝。
“你懂了,你要是多点智商情商也不至于五十多集才认出我来!”
“……”
然后的然后我又懵逼了。
怎么办?
在线等。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