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

巍澜令后帝后靖苏凯歌

【靖苏】吃醋

*照样还是小甜饼
*景琰吃醋梗
*食用愉快

(1)

萧景琰和梅长苏吵架了。
此时帝后二人正在宫殿里吵得不可开交,守在宫外的宫人们连大气都不敢出。
下面把镜头切换到室内。
“萧景琰!我都说了就是请他过来住几天!我又没干什么出格的事!你为什么就是死活都不让他来!”
梅长苏叉着腰站在萧景琰对面,一脸怒气。
是的,他承认他现在已经生气到极点了。
生气到直呼皇帝的名讳。
面对对面生气到甚至喊自己大名的媳妇,萧景琰也不舍得说什么。但是内心的倔劲使他不肯认输。
当然还有别的原因。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萧景琰,”梅长苏瞪大了眼,往前凑了凑,“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之前我说什么你不都答应我的吗?”
好吧,之前是萧景琰太宠梅长苏了。
甚至宠到无法无天。
“……”
萧景琰沉默了。
“之前蔺晨要过来住,你不也答应了吗?为什么到这个事上就这么难!你说话!”
“我……”
萧景琰依旧说不出什么来。
还不是吃醋嘛。
这句话硬是没说出口。
“好了好了,”梅长苏一摆手,推开了宫殿的门,“你不待见我那个朋友,就是对我也有意见。这样,我搬出去,不和你住在一起就是了!”
说罢,梅长苏走出了宫殿。
“哎,小殊……”
萧景琰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萧景琰,你真是蠢到透了!
但是仔细一想,他又不觉得自己哪里不对了。
当然,除了气跑媳妇之外。
梅长苏所谓的那个朋友,萧景琰见过。
当时萧景琰就对这个小伙子产生了敌意。
为什么呢?
个子比自己高,体格比自己健壮。
甚至……
好像长得比自己还帅……
而且比自己还暖男……
也许在众多女同胞眼中,他简直就是个完美男友。
有这样的“敌人”,萧景琰不警惕才怪。
但是目前的问题是如何哄回生气的媳妇。
“陛下。”一个小宫女走了进来。
“干什么?”萧景琰起了身。
“奴婢奉皇后娘娘的旨意,来收拾娘娘的……”
“不必了。”
萧景琰摆了摆手。
小宫女一脸惊讶。
“皇后现在在哪?在他原本的宫殿吗?”
“是的。”
“朕要亲自去一趟。”

(2)

皇后宫殿。
萧景琰轻轻地叩了叩门。
“小殊,开门,是我。”
“……”
屋里没有声音。
“小殊,”萧景琰几乎是恳求了,“刚才是我太激动了,是我错了,你开开门好不好?我是混蛋。”
“……”
半晌,门才被推开。
梅长苏眼圈有些发红,撅起了嘴。
“来干吗?我都说了我要搬到这里。”
“哎呀小殊,”萧景琰一下子把梅长苏揽入怀中,“是我不好,都怪我刚才那么倔。”
“那你打算怎么办?他可是我很要好的朋友。”
萧景琰心里又开始发酸起来,但是为了不再惹媳妇生气,他只好狠下心来。
“那就让他来住几日吧……”
“真的?”
梅长苏抬起头,亮起了星星眼。
“……真的,我还能骗你?”
“景琰你最好了!”梅长苏跳了起来,捧起他的脸亲了一口,迅速跑开了。
萧景琰依旧站在原地,抚摸着刚刚被吻过的地方,看着梅长苏小步跑开的身影,内心也甜也酸。
为了不惹小殊生气,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3)

梅长苏的朋友,也就是那个小伙子搬进来了。
在梅长苏的话语下,皇宫几乎就成了客栈,谁想进来住了,梅长苏一说,萧景琰就准。
此时。
“你叫什么名字?”
萧景琰坐在龙椅上,微微眯着眼看着底下的那个小伙子。梅长苏坐在萧景琰旁边。
“回陛下,草民名叫谭旭。”
“哦,谭旭……年龄?”
“草民今年29岁。”
萧景琰内心的弦紧了起来。
跟自己比起来,他是个小鲜肉啊……
“……那,你觉得皇后人怎么样?”
梅长苏偏过头,一脸“你要搞什么”的表情看着萧景琰。
“皇后人特别好,”谭旭笑了起来,“不仅特别温柔贤惠善解人意,而且长得也很帅,但是帅中又带了一丝秀气……”
“好了,”萧景琰冷冷地打断了,“你回去吧,朕就是问问你的情况。你就住……”
“你就住我的宫殿吧。”
梅长苏这样说着。
萧景琰也偏过了头,一脸“你要搞事情”的表情看着梅长苏。
“啊,今日我也是有些疲惫……陛下,那我就先回去了……”梅长苏欲要撤退。
此时萧景琰的脸就像锅底一样黑。
“好……那你先回去……”
“啊,对了陛下,”梅长苏又转过头来,“待会我要和老友二人一同赏花叙旧,不知可不可以?”
梅长苏故意把“二人”一词加重了些。
萧景琰此时快崩溃了。
媳妇,你是在坑我啊!
“好……”萧景琰咬着后槽牙,说出了这个字。
“谢陛下……”
“不过……”萧景琰腹黑打断,“朕也想去呢,不知皇后愿不愿意?”
梅长苏抬头,一脸“你大爷的”微笑对着萧景琰。
“愿意,非常愿意。”

(4)

待赏花回来后。
梅长苏已经在殿里等着了,萧景琰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
梅长苏起了身:“不知陛下今日可还觉得满意?”
萧景琰靠在门上,低下黑着的脸,咬着牙。
“满意,朕特别满意。”
“……”
梅长苏什么也没说,只是一直带着玩味的笑看着萧景琰。
忽然,梅长苏看到萧景琰开始不断地眨眼。
他意识到萧景琰又要哭了。
“哎,景琰,你怎么又哭了……”
梅长苏急忙走上前,想要安慰一下萧景琰。
但是梅长苏也不禁咽了咽口水。
完了,自己这下玩大发了。
本来只是想惹惹他的。
梅长苏扶着萧景琰,不断地捋着他的脊背,就像哄小孩一样。
“好啦好啦,别哭了,是我错了好不好?”
“……哼。”
“……别不搭理我啊。”
“那,你说是不是该好好补偿一下我。”
“嗯,该……哎!干吗啊!”
萧景琰抱着梅长苏,刚才的悲伤完全消失。
“我说了,”萧景琰凑到梅长苏的耳边,“好好补偿。”
然后,轻轻咬了梅长苏的耳朵一下。
梅长苏感觉自己要炸锅了。
可惜等他反应过来要反抗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压在了床上。

(5)

第二天。
蔺晨和飞流起了个早,来叩萧景琰和梅长苏宫殿的门。
“喂!亲爱的陛下和皇后!开门!我来蹭饭!”
蔺晨扯着他那大嗓门喊着。
一会儿。
门开了。
萧景琰开的。
“进来吧。”
反正对于蔺晨来自己这蹭饭的情况他早就习惯了。
“今天吃啥……哎呀,长苏怎么了还卧在床上?”
“小殊……不太舒服……”
萧景琰低头默默地喝了一口茶。
“喔,好吧……哪不舒服?”
“你管?”
“就是问问……”
腰不舒服。
这句话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萧景琰想着,脸唰地红了。
突然,飞流叫了起来。
“苏,苏哥哥!”
“怎么了?”蔺晨转过头问。
飞流瞪着眼:
“苏哥哥,脖子!”
梅长苏心中暗叫不好,迅速低头看了看自己脖子。
衣服没扣好。
一脖子的红印子。
蔺晨发出了不可描述的声调。
“咦一一”
飞流依旧一脸单纯和茫然,于是转过头想要向蔺晨得到答案。
“飞流啊,你只要知道,”蔺晨笑着,看了看萧景琰和梅长苏,“水牛是爱苏哥哥的就好了。”
“水牛,爱,苏哥哥?”
飞流重复了一遍。
“嗯。”
飞流依旧疑惑:“脖子。”
“脖子嘛……那叫,爱的印记!哎呀总之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喔……”
飞流若有所思。
梅长苏脸红。
萧景琰脸红。
“算了不管了,吃饭!”蔺晨大大咧咧地拉着飞流坐下,继而小声嘟囔着,“就你们两口子晚上那点事……”
“……你说什么?饭别吃了。”萧景琰眯起了眼。
“不,啥也没说!”
蔺晨默默地喝了一口粥,别过了脸。
一会儿,蔺晨又控制不住自己了。
“哎,长苏,你吃不吃饭?”
“……等会吧。”
“下不了床的话让你家陛下喂你!”
“……你走。”萧景琰用手指了指门。
“……去你大爷的吧。”
“……”

评论(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