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

巍澜令后帝后靖苏凯歌

(靖苏)万千城楼,不及你一瞬回眸

*当次亲妈,码个甜

*文艺or逗比风甜向

*祝大家除夕快乐咩\^o^/

我叫萧景琰。

年少时,小殊是我的唯一。

可现在我却发现。

他不是我的唯一。

而是我的全部。

(一)

时间真的如同白驹过隙。不觉间,大年三十竟已到。

梅长苏坐在窗前,手中拿着书卷,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书本。

直到那一阵熟悉的铃声响起。

梅长苏急忙把书随意往案上一放,跑到前面,推开了书架。

"不知殿下今日来找苏某何事?"

梅长苏看着对面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轻轻地笑着,"进来吧。"

梅长苏和萧景琰面对面坐下。

"先生可知今日是何日?"

"... ...除夕?"

"没错。"

"那,"梅长苏带上了玩味的笑,看着对面之人,"殿下又是何意?"

萧景琰却是忽然变得拘谨和结巴起来。

"我,想和先生,今晚... ...一同过除夕... ...不知... ..."

梅长苏就这样一直呆呆看着萧景琰,还眨巴了两下大眼睛。

"好啊。"

梅长苏说着,忽然笑了。

"那,我下午便来接先生。"

萧景琰觉得,那一刻,如沐春风。

(二)

待萧景琰走后。

"苏哥哥!"

飞流一下子推门而入。

"怎么了,飞流?"

"苏哥哥!"飞流抱着胳膊,嘟起了嘴,"除夕你和水牛过,那我们怎么办?怎么办啊?哼!"

"你又在外面偷听了?"

"我说梅宗主,"蔺晨又推门而入,"怎么着?今日如此重要的日子,竟单独和你家那口子出去过,抛弃我们了?"

"行,"梅长苏被眼前这两个喜欢听墙角的祖宗折腾得甚是无奈,"带你们去,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蔺晨撩了一下他那飘逸的长发,"但是啊,我们也懂事,绝对不会去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

梅长苏拿起一本书就照着蔺晨扔了过去。

"哎!你个小没良心的!"

(三)

梅长苏把手中的纸折了两折,继而递给了身边的人。

"帮我送到靖王殿下手中。"

梅长苏习惯性地搓着衣袖,不易察觉地笑了笑。

靖王府。

萧景琰缓缓展开了那封信。

"不知可不可带少阁主和飞流一同前往?梅长苏"

萧景琰放平了那封信,嘴角微挑,继而提笔回到:

"当然可以。"

(四)

除夕的下午,天气忽然暖了一些。到快掌灯的时候,风更小了一些。小贩们可是都着了急,急忙地把摊摆好了。七时过后,大街上锣鼓喧天,热闹得很,长街万人空巷。

小贩们吆喝着,街上的小孩儿拿着鞭炮乱窜,被大人牵着的较文静些的小孩,也不禁对着街边精致剔透的糖人流着口水,眼睛里发着亮。

在夜幕的衬托下,这一切显得尤为热闹与繁华,却也不失民间风俗。

"殿下,今日真是热闹得很呢。"

梅长苏依旧身着素衣,肩上披着白色的裘,和萧景琰肩并肩地走着。

萧景琰则身着一袭红色,就连肩上的裘,毛色也是黑色,发亮的黑色,尽显皇族的高贵与霸气。

远看,这一白一红的身影,倒也真是这长街上的一抹亮丽风景。

"是啊,好不容易可以得到父皇恩准,出宫透口气,"萧景琰说着,"真喜欢这样热闹的气氛。"

梅长苏看着前面逛得正高兴的蔺晨和飞流二人。

"哇!这个糖人看起来好好吃!我要买我要买!"

"好好!哥哥都听你的,买买买... ..."

顺着视线的往前,梅长苏也微微愣住了。

萧景睿和言豫津?

与此同时,对方也看到了梅长苏的目光,于是急忙跑了过来。

"哟!殿下也在呢!"

但是萧景琰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回过头的蔺晨注意到了这点。

给飞流买了糖人后,蔺晨急忙蹿了过去,同时挽住了萧景睿和言豫津的胳膊。

"走走走!那边有很多好玩的,我们去那边... ...就不打扰你们两口子的二人世界了!"

言豫津的表情立刻从懵变成了懂。

萧景琰松了口气,脸色缓和过来。

也是两个不太懂事的孩子... ...

忽然,天空飘落起了纷纷白雪。

"哇!下雪了!"

从身边窜过的孩子激动地大声乱叫。梅长苏的目光便被覆在自己裘上的那只手夺去了目光。

"下雪了,先生穿得可厚?"说罢,萧景琰还重新把自己的裘拉得更紧了些。

"无碍。"梅长苏轻轻吐出了一句。继而,他的目光又被一旁吸引。

梅长苏像个孩子一样跑上前,完全没了平时成熟稳重的样子。

"你看,景琰,这里有你喜欢吃的榛子酥!请问这个多少钱?"

"两枚铜钱。"

梅长苏伸出手,在自己的钱袋里掏了掏。

"给。谢谢。"

梅长苏拿过两提榛子酥,略微激动地回过头:"你看,景琰,我给你买了榛子酥... ...唔... ..."

一回头,萧景琰伸出手,正轻轻地帮自己拂去头上的雪花。

"... ...景琰?"

萧景琰有一刹那的呆愣。

梅长苏刚才的那一回眸,他感到瞬间冰雪融化,春光拂晓。

他甚至觉得,天下万千城楼,仍不敌梅长苏的一瞬回眸。

但萧景琰又立刻回过了神。

此时,梅长苏看着萧景琰俊美的容颜和仔细温柔的神情,嗓子一时像被堵了一团棉花,竟不知说什么好。

"先生发上沾了雪花,"萧景琰缓缓收回了手,对梅长苏微微一笑,"我只是帮先生拂去而已。"

"... ..."

梅长苏一时语塞。

"嗯... ...谢谢你,景琰。"

萧景琰看着对面之人,眼里柔得都能化成水。

继而,他伸出手,揉了揉梅长苏的头。

"嗯,走吧。"

命随年欲尽,身与世俱忘。

无复屠苏梦,挑灯夜未央。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来自一只合鸟主的怒吼:"喂!为什么吃狗粮的总是我们!"

来自一只小飞流的抱怨:"哼!水牛居然比我还爱苏哥哥!生气!"

来自一只浴巾的哭唧唧:"呜呜!景睿,他们欺负我!要抱抱!

来自一只秀恩爱的景睿:(抱)

合鸟主:"!!不玩了!飞流,我们走!哼!"

最后再次祝大家除夕快乐!!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