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

巍澜令后帝后靖苏凯歌

琅琊中学二三事(一)

*有靖苏的
校长:梁帝
语文兼五班老班:梅长苏
数学兼六班老班:萧景琰
生物:蔺晨
化学:夏江
体育:蒙挚
政治:萧景桓
*五六班teacher相同

正文

(1)

预备铃响。
梅长苏坐在语文组,非常准时地打开了教室里的监控。
敲门声响起。
"请进。"
哈,是萧景琰。
"哟,就你一个人在啊?"萧景琰一进门,大大咧咧地就拉过一把椅子坐下。
"可不是吗?正好巧了,这节课整个语文组的老师,除了我都有课。"
"好啊,"萧景琰露出了一抹坏笑,"那我每个星期这天的这节课我就来找你。"
话音刚落,梅长苏便掐了萧景琰一下。
"嘶,疼疼疼... ...话说,你这么不放心班里啊,还要每节课都打开监控。"
"这节课不打开不行啊,"梅长苏说到,"别忘了这节课上生物... ...我怕课上飞流出什么乱子。"
"也是,平时蔺晨把他欺负的那么惨,一点老师样都看不出来。但是他业务挺不错的啊。"
"哇!我不要上生物课!"
电脑里传来飞流的哀嚎。
飞流啊,你还不知道我这监控是录声的吧。
再说了,你巴不得每天全是生物课才好呢。
教室。
蔺晨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走了进来。
"那个,同学们,"蔺晨咳了一声,"咱这生物课也一直没选课代表,现在,嗯... ...选飞流同学当生物课代表吧!好,下面单元测试,把试卷往后传... ..."
这样说着,蔺晨还特意加重了"生物课代表"这五个字的语气。
飞流趴在桌子上,脸上哭唧唧,心里笑嘻嘻。
两秒钟之后飞流才反应过来。
咦,刚才蔺晨好像说... ...
单元测试?
考试!
飞流猛地直起了身子。
"来吧!考试我才不怕!那么多天熬夜复习的生物可不是... ..."
而后猛地住了嘴。
好像说漏了什么。
其实,监控连细微之声也能录上。

(2)

"噗嗤!"
萧景琰和梅长苏一个没忍住,都笑出了声。
不幸的是,萧景琰正在喝水。
"咳咳咳咳!"
梅长苏见状,脸上的笑意立刻变成了紧张:"怎么样景琰,没事吧?"说罢,便蹲下帮萧景琰拍着后背。
"咳咳咳!我没事... ..."
"眼泪都出来了还说没事。"梅长苏起身,抽了一张纸巾,俯下身,帮萧景琰仔细地擦着眼泪。
萧景琰有片刻的失神。
他们只相距约十厘米的距离。
从萧景睿和言豫津的角度看,梅长苏就像一只小动物,温顺地俯在萧景琰身上一样。
咦?
萧景睿和言豫津?
这时,言豫津不小心把虚掩的门碰了一下。
"谁!"
萧景琰立刻警觉地看向门口,随后用双手覆在梅长苏肩上,轻轻往后一带,梅长苏向后倒了倒,萧景琰便也起了身,大步向门口走去。
他承认,他害怕自己一推,用力过大弄疼了梅长苏。
萧景琰猛地推开门。
"萧景睿?言豫津?你们俩怎么在这?不好好上课来这里干吗?偷看啊!"
"呵呵,萧老师好啊呵呵呵... ...哟,梅老师也在呢好巧呵呵... ..."言豫津带上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
"问你呢!"萧景琰吼着,"干吗呢!"
"那个是这样老师... ...这节课我们上政治,我上课和景睿传纸条被景桓老师发现了,老师就把我们赶了出来。我们感到很无聊,于是就... ...却没想到萧老师您在... ..."
"怎么?"萧景琰眯起了眼,"我来这和小... ...呸,梅老师探讨教学,还用和你汇报?"
"老师,"萧景睿瞪大了双眼,"您确定您和梅老师在探讨教学?可是刚刚您好像在和梅老师谈情说爱!您看,您刚才还差点把梅老师的小名叫出来!"
"胡,胡说什么!"萧景琰脸唰地红了,变得语无伦次起来,"才初中的小孩懂什么谈,谈情说爱... ..."
"老师,谈情说爱就是卿卿我我那个样子... ...刚才您和梅老师就是那样的!"萧景睿依旧直言不讳。
"快,快回去吧!"萧景琰内心一万个妈卖批。
"可是老师... ..."
"哪那么多可是!"萧景琰急了,"立刻马上回去!不然下节体育课别上了!留我这做试卷... ..."
话音未落,言豫津便反应极快地拉着萧景睿跑得无影无踪。
讲真,这是他们俩第一次见萧景琰发这么大脾气。
嗯,肯定是被景睿说中了。言豫津这样想着。

(3)

萧景琰无奈地扶着额,走了回来。
"这俩孩子真是闹心... ...话说小殊... ..."
"嗯?"
"你刚才为什么主动给我擦泪?我自己也是有手的啊... ...不会吧,这么关心我?"
"别,别想多!"梅长苏不好意思地转过了头,"我要是不关心你,校长炒我鱿鱼怎么办?"
"放心吧,有我在,"萧景琰走上前,揽住了梅长苏的肩膀,"你绝对不会被炒鱿鱼的。"

(4)

没多久,生物成绩出来了。
梅长苏拿着飞流的试卷,感叹到:"飞流可以啊,考得不错嘛!"
"那是,"蔺晨撩了撩头发,"也不看看他生物老师是谁!"
"... ...好吧,你厉害。"
"哎,长苏,"蔺晨像是想起了什么,"我听景睿和豫津说,你和老萧在办公室公然卿卿我我?"
"啊!这两个小子!"
萧景琰不知到从哪冒了出来,咬牙切齿道。
"不会是真的吧?"蔺晨低声说了一句。
"胡说!"萧景琰快把牙都咬碎了。
但是蔺晨分明能看到,萧景琰红透的耳根。
"也许吧!"
蔺晨留下这一句,扬长而去。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