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

巍澜令后帝后靖苏凯歌

【明宝】绣刀枯骨

第一次写虐文,望支持

我的口号是,要造刀,就造把大刀

虐老秦的人太多了,这次我来虐虐大宝

亲们一定要看到结尾,拜托了

下午。

李大宝挎着包,哼着小曲迈进法医办公室。一进门,果然,秦明早早地就坐在了那里。

李大宝看见秦明在盯着手机屏幕微笑,不禁问。

”老秦,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秦明却是立刻收回笑容,变得严肃起来。

”赶紧好好工作,别八卦。“

李大宝撇了撇嘴,一屁股坐在了座位上。

”切,没劲,扫兴。“

”秦科长,那边有个资料和数据需要您核对一下。“一个小伙子走进法医办公室,说道。

”好。“秦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然后起身,随小伙子离开了办公室。

”叮咚——“

秦明的手机提示音响了。

李大宝见秦明走了,手机又落在了办公桌上,八卦之心燃起。

于是,她走到秦明的桌前,迅速拿起手机。

但屏幕上显示的却如同让她的心被千刀万剐。

上面显示的是。

”未婚妻倩倩发来一条消息“。

李大宝一时间,感觉灵魂被抽走一般。

他... ...什么时候有未婚妻了?

李大宝缓慢地,把手机放回原来的位置。

原来,刚才他微笑是因为,在和自己的未婚妻聊天... ...

待秦明回来后。

秦明看到李大宝的脸色不是很好,便问道:”大宝,你哪儿不舒服吗?“

”... ...不,我没有... ...“

”那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的脸色不是很好... ...“

李大宝强把自己的眼泪给压了回去。

”不,没有,什么都没发生... ...老秦,到了下班的点了,我该走了... ...“说完,李大宝拿起自己的包就要走。

”不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吗... ...”秦明甚是疑惑,她为何突然和自己变得这么生疏?

李大宝勉强对秦明挤出一个笑:“不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

晚上。

李大宝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一闭上眼,都是秦明的微笑,以及那条提示消息。

李大宝的眼泪突然就下来了,枕头被打湿了一大片。

曾经,那一句“注意安全”... ...

曾经,那一件亲手做的衣裙... ...

曾经,那为救自己的奋不顾身... ...

难道,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假象吗?

她一直都以为,秦明也是喜欢自己的。

到现在看来,都不过是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李大宝擦干眼泪,起身,从抽屉里取出一盒安眠药。

掰下几粒,端起水杯,

和着眼泪一口灌下。

又咸又苦。

第二天。

李大宝还是来到了警局。

迈向熟悉的办公室门前,脚步却突然放慢,一步,一步,又一步。

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秦明。

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装作非常自然。

深吸两口气后,李大宝脸上带了僵硬的微笑,推开了这冰凉的门。

“早上好啊,老... ...秦... ...”

一开门,却并未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干什么去了?

不会是... ...

李大宝立刻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明明说好不要去想这件事的啊!

内心疯狂地呐喊着,可眼泪终究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宝哥?你怎么了?”

又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林,林涛啊……”李大宝慌忙用袖子擦干自己的眼泪,生硬地对林涛扯出一个微笑。

“宝哥,你哭什么?发生了什么?”

“不,没有发生什么... ...”

“... ...”

一阵沉默。

半晌,林涛开了口。

“宝哥,”林涛低声说,“是不是,因为老秦?”

“... ...”

“宝哥,和我说实话。”

李大宝把头扭到了一遍:“是... ...”

“老秦怎么了?”

“... ...” 又一阵沉默。

“宝哥,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老秦他到底怎么了?”

李大宝用手指绞着衣服,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了下来。

“他... ...有未婚妻了... ...”

“什么?”

林涛一脸吃惊:“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是那天,我偶然看到了老秦手机上的消息……”

“... ...” 林涛也沉默了。

“涛涛,我发现,我真的很爱老秦,很爱很爱他。”

“可是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我以后绝对不和他顶嘴了,他可不可以回来... ...”

“老秦,我真的很爱你... ...”

李大宝再也控制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林涛就这样在一旁听着。

他觉得,字字诛心。

李大宝看着对面递来的红色卡片,一言不发。

“大宝,下周我就结婚了,希望到时候你能来。”

“... ...嗯,”李大宝缓缓接过请帖,收入自己的口袋,对秦明强扯出一个微笑,“老秦,祝福你啊。”

听到李大宝这样说,秦明也微微笑了起来。

“谢谢你啊,大宝。”

李大宝觉得,这微笑,这一句道谢,在自己看来,竟是那么的苦涩。

想必,这一世,我的戏也要散了吧。

祝福你,老秦。

酒店。

如火的绸缎挂满了大厅,仿佛要将人烧灼一般,异常红艳。

“好,各位来宾请入座,欢迎大家来参加... ...”

司仪念着开场词,李大宝低着头,一言不发。

是的,她来了。

她来到了秦明的婚礼现场。

可是新娘不是自己。

李大宝苦笑,并握紧了自己装着什么东西的口袋。

突然,她起了身,向外走去。

“宝哥,你去干吗?” 坐在一旁的林涛问道。

“我... ...去上个厕所... ...”

“... ...哦,那你去吧。”

林涛虽然这样说着,可是李大宝在拐角处消失时,自己还是跟了上去。

但愿这丫头不要做出什么傻事来。

李大宝快速的跑着,跑到了酒店后一条无人的小巷里。

她缓缓地,从口袋里掏出了藏了已久的美工刀。

她看着那美工刀,咧嘴,露出了一个笑,眼泪不知不觉滑了下来。

握紧,刺去。

鲜血四溅。

“宝哥!” 林涛慌忙跑来,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最终,无力跌倒在地。

他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

李大宝躺在血泊里,缓缓一笑。

老秦,这也许是我能送给你的,最好的礼物。

她笑着,合上了眼帘。

天顶。
李大宝现在已经来到了天堂。

“丫头!干什么去了?” 李大宝回头,看见爷爷奶奶飘了过来。

“哎呀,爷爷,奶奶,我就是想一个人待会儿,不劳您二人了,您先忙您们的事去吧!放心啦!”

“唉,你这丫头。”爷爷无奈,只好和奶奶先离开。

李大宝目送爷爷奶奶离开,又把头扭了回来。

她向云端下看去,秦明和倩倩幸福地依偎在一起。

李大宝露出一个悲凉的笑容。

老秦,如果有来生,我不要再遇见你。

“不要,我不要再遇见你……啊!”

李大宝猛地抬起头。

“李大宝,你犯病?”

李大宝向声音的发出者看去。

依旧,是那个熟悉的,黑色的身影。

“老秦,你是不是有个未婚妻叫倩倩!”

“倩倩?”秦明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李大宝,“谁是倩倩?李大宝,你发个烧不会脑子烧糊涂了吧?”

“啊?我发烧了吗?”

“... ...”

秦明无奈的扶了扶额。

“你连自己发烧都不知道了?也许你真的是烧傻了。”

“滚,你才傻了呢!”

“辱骂上司,1000字检讨。”

“喂!老秦你更年期啊!”

“2000字。”

李大宝生气,撸起袖子,起身就向秦明跑去。

猛地一阵眩晕。

“啊!不行我要摔... ...”

秦明立刻跑上前,一把把李大宝揽了过来。

“没事吧,大宝?”

李大宝缩在他淡淡咖啡香的怀抱中,脸红成了一个西红柿。

随后,一把推开秦明。

“谁,谁能有事啊,不就一个发烧吗,真,真是的... ...”

李大宝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

秦明盯着她,温柔一笑。 “你,你看我干吗!”

“我看你是因为啊,我喜欢你。”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