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

嗑靖苏凯歌。漫威杂食。

【明宝】棠梨煎雪

人设已崩,"曲•悠扬"系列001

“铃铃铃……”
李大宝不安分地在床上扭动着,用被子紧紧地盖住了头。
讨厌的闹钟,睡个觉都不行了。
李大宝伸手关掉了闹钟,继续把整个身子缩回温暖的被窝里。
可一闭上眼,满脑子就都是秦明黑着的脸。
算了。
李大宝猛地把被子踢开,缓缓睁开了眼睛,躺了一两秒钟后,迅速起床。
自己可不想写检讨。
匆匆洗漱完,换上衣服,连饭都顾不上吃,李大宝就出了门。

警局。
李大宝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放下包,一瞥眼,竟没有自己熟悉的黑色身影。
“咦?老秦呢?”
李大宝不禁暗自庆幸,一直不迟到的秦明居然也会有今天,哈哈。
李大宝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掏出了手机。
“哎?群里什么时候发的……啊!”
李大宝傻眼了。
什么时候说的休假?
靠他们难道都去了那个海边玩了?
最近这几年,警局的兄弟们都很努力。这次的休假也算是福利。为了警局的公务,每一科休假的时间也正好错开。
刑警队和法医科的时间很不巧地碰到了一起。
李大宝慌忙出了警局回家拿生活用品和换洗衣服,走的时候还不小心撞到了墙上。
“妈呀要死了啊啊啊啊!”

等李大宝赶到海边上时,兄弟们都玩的正嗨呢。
秦明大老远就看见了李大宝:“大宝!”
李大宝急忙跑过去。
“你怎么才来?”
“我……我没看见群里的消息……”
李大宝说完,抬头望向四周,兄弟们都是穿着半截袖,沙滩裤,只有秦明这个奇葩,大夏天在海边依旧捂着一身西装,头上直冒汗。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
秦明瞬间黑脸:“你笑什么?”
“我笑你是个奇葩,哈哈哈哈哈哈……”
“……”
“老秦!宝哥!”
秦明和李大宝回头,见林涛跑了过来。
“你俩怎么不去玩啊,老站着多无聊!”
李大宝依旧在笑:“我可以去玩,但是老秦……从来不脱掉西装的奇葩你怎么让他去海里玩?哈哈哈哈哈哈……”
“哎也对哦哈哈哈哈哈……”
于是秦明脸更黑了。
“说谁是奇葩?换就换。”秦明说完头也不回地去了更衣室。
林涛一脸猥琐:“宝哥,待会你可能就会见到你从没见过的老秦了喔……”
“滚。”李大宝没好气地踹了林涛一脚。

趁着秦明换衣服的空间,李大宝也去了另一个更衣室换衣服。
李大宝换完衣服出来,见秦明那个更衣室的门依旧锁着,不禁撇了撇嘴。
这个强迫症上司,又在反复照镜子了吧。
“吱呀一一”更衣室的门推开了。
李大宝感觉自己鼻血上涌。
眼前的秦明,因为出汗而微微散乱的几缕头发随意搭在额上,白色半截袖衬出了他锻炼的颇好的身材,以及六块腹肌。
此时的秦明也有些控制不住既几了。
半透明的白纱衬出了李大宝雪白的胳膊,因为领子稍大而露出了些许黑色肩带,牛仔短裤更显得把李大宝的腿拉长了许多。
林涛刚想叫这两个人,一看气氛微妙,便闭上了嘴。
这俩货,绝对有事。
身为同事兼兄弟,不努力撮合他俩怎么行?
于是一个坏主意诞生。
嘿嘿笑了两声后,林涛才叫。
“老秦!宝哥!走啦去海里玩玩!”
本来极不想去的秦明,还是被李大宝推到了海里。
为了报复,秦明趁着李大宝低头的时候,一个水花撩了起来,弄了李大宝一身水。
“好你个老秦!看我还回来!”
“你觉得我会让你得逞吗?”
这两人没有看到旁边的兄弟们。
兄弟们站在一旁,呆了。
秦科长居然会陪女孩子一起玩?
而且玩的那么开心?
等等那个露齿笑是怎么回事!
于是乎林涛把兄弟们叫到了一旁,密谋着一个不为明宝知的计划。

于是,晚上,宾馆。
林涛负责安排房间,在订房间的时候,特地少订了一间。
“小黑,你和我住这一间。老秦,你住这一间。宝哥……哎呀!我怎么少订了一个房间!”
李大宝一看,立马把秦明推开:“老秦,你和涛涛还有小黑勉强挤一屋吧……哎人哪去了?林涛!小黑!开门啊!”
门后林涛小黑一脸奸笑。
嘿嘿,计划成功。

房间内。
李大宝正在洗手间里换着睡衣。
那是一件宽大的衬衫。
但是太短了……
谁知道自己会和秦明睡一屋呢……
衬衫的扣子还没扣上,黑色的内衣并未被盖住,门口便一阵冷气袭来。
“啊!老秦你怎么进来了!”李大宝红着脸,慌忙把扣子系上。
秦明的脸颊上出现了一抹可疑的红色。
他刚才什么都没看见。
的吧……

双人床上。
李大宝一脸防备地看着秦明:“老秦,再往你那边挪挪,要不你就打地铺。”
“我绝对不打地铺,要打地铺也是你。”
“我凭什么打地铺啊……算了,你再往那边靠靠。”
于是相反的,秦明还往回挪了一点。
“哎我让你往那边靠靠!”
“你再吵,我再往你这边靠。”秦明又往李大宝那边挪了一块,和李大宝贴在了一起。
李大宝脸红炸了。
这该死的床怎么这么窄!
李大宝正在极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很快的,李大宝就睡着了。
秦明翻了个身,对着李大宝。
一闭上眼,都是刚才洗手间里……
今晚他可能要睡不着了。
李大宝扭动了一下,然后翻身,正好,自己和秦明正面贴在一起。
可能有了安全感,李大宝又往前动了动,正好缩在秦明怀里。
秦明笑了笑,然后把李大宝拥到了自己怀里。
睡吧,今晚自己一定可以做个好梦。

第二天。
可能由于秦明睡得太晚,第二天就没有那么早起来。
李大宝醒了。
“啊!”
这一叫,把秦明一下子吵醒了。
秦明皱眉看着李大宝:“鬼叫什么?”
“老秦……你……你不要脸!”
“……我怎么了?”
“为什么我一醒你就抱着我?你昨晚干了什么!呜呜,我要对未来的对象怎么交代……”
秦明瞬间脸黑了。
未来的对象?
“未来的对象?谁啊?”秦明轻蔑地问。
“……不知道……”
“……”
这傻丫头。
“你不用交代了,只要你做我的人。”
李大宝吓傻了。
“什么……”
“我说让你做我的人,你愿意吗?”
“……”李大宝沉默着,用手指绞着衬衫。
“我……愿意……”
“现在我让你不再是一个人了。就凭这件事,你愿不愿意报答我?”
李大宝把脑袋点了两下。
秦明嘴角浮现一抹坏笑。

海边。
小黑正在往宾馆那边张望。
林涛看见,走过来拍了拍小黑的肩:“嗨,看什么呢?”
“等秦科长和宝哥啊。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来……”
林涛坏笑着:“小黑啊,人家还有事要干,就别再看啦。走了走了去海里玩。”

依旧是偏爱枕惊鸿,二字入梦的时节。
烛火惺忪却可与她漫聊彻夜。
似有故人轻叩,再将棠梨煎雪。

评论(12)

热度(56)

  1. 你未亡我未央林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