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

巍澜靖苏凯歌诚台楼诚

面面看着眼前一堆吃不完的棒棒糖表示他套路哥嫂套路得很开心
水印表吐槽 因为我没钱去水印QAQ

琅琊中学二三事(四)

*失踪系列
*不好意思我又回来了嘿

(16)

梅长苏回到了学校。

他询问着班里同学。

“呃,怎么样,萧老师给你们上的语文还好吗?”

“很好的很好的!”

这样说着,大家却是捂着嘴在底下偷笑。

不过这并非是嘲笑萧景琰。

而是有些事……

“笑什么笑?”梅长苏一皱眉,轻轻敲了敲桌子,“对了,讲到哪里了?课代表?”

宫羽连忙站了起来:“老师,上节课萧老师让我们做的第六单元文言文的题。”

“好,我看看。”梅长苏翻到了那一页,“萧老师都给你们讲的什么,我了解一下,好再给你们补充一些知识点。”

“咳,那个,老师,”宫羽说到这表情有些不自然了,“只做完那一道题之后,萧老师其实只给我们讲了……讲了诗意……呃还有您。”

“什么?!”梅长苏怀疑自己听错了,“那,我到要听听萧老师是怎么讲我的。”

“萧老师是编了一个故事方便我们看懂……就是杨万里的这首《南溪弄水回望山园梅花》,萧老师说,说‘梅从山上过溪来’,就像是是老师您特意去找萧老师,‘近爱清溪远爱梅’是……呃大概是很比喻萧老师……风流……”

“什么?!”

梅长苏正喝着水,一口喷了出来。

这萧景琰。

本事还挺大。

“你继续说。”

“……然后‘溪水声声留我住’就是那些小姑娘拼命挽留萧老师留下,‘梅花朵朵唤人回’则是老师您让萧老师赶紧回去……然后……体,体现了梅花的急切争艳和急切……说这就跟梅老师一样……”

梅长苏咬了咬后槽牙。

好你个萧景琰!

竟然这么损我!

把自己编的潇洒不羁,就把我编成了和一群小姑娘争艳的……

算了还是不说了。

“……那,宫羽,你先坐吧,你带着他们做做题,我去趟数学组。”

(17)

数学组。

“砰!”

大门被一脚踹开。

教室里又只有萧景琰一人。

“怎么,小殊,”萧景琰坐在座位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棒棒糖,笑意盈盈地看向梅长苏,“这节课你不是上课吗,怎么有空特意到我这来?”

说罢还把“特意”二字加重了些。

梅长苏尽量克制住了想要砸他的冲动:“那好,我问你,你语文课都给孩子们讲了些什么?”

萧景琰的笑却是更灿烂了。

“怎么,”萧景琰起了身,绕到了梅长苏背后,伸出臂弯环住了他,“小殊不喜欢我编的故事?”

梅长苏全身一个激灵,却没有挣脱他,他随即偏过头,看着埋在自己肩窝里的头,恨铁不成钢地咬了咬牙。

“行,算你狠。”

梅长苏想要挣脱开,却被搂得更死了。

“别想走。”

【靖苏】帝后的挚友姑娘

*依旧脑洞沙雕
*逗比向请注意

1.


祁一是郁闷的。

百无聊赖地向水池里扔着草叶,一想起刚刚的情景,她不禁跺了跺脚。

半个时辰前,主屋。

“爹!”祁一急得直跳脚,“我说了不去参加选秀!”

“那不行!”当朝丞相祁老爷子眉一横,立刻瞪大了眼,“你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普通男子你不中意,好不容易有小伙子中意你上门提亲,你却直接把人家踹出了门,你说,你到底要干吗?!”

“说了不去就是不去!”祁一气得一屁股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再说了,人家帝后情深,我去岂不是当了插足人家感情的第三者?”

“不管你说什么都没用,”祁老爷子叉起了腰,“反正已经给你报名了。”

“什么?!”祁一腾地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爹你……”

“之前是我和你娘不对,把你惯得无法无天。”祁老爷子捋了捋胡子,“幸亏你爹我这次有先见之明。选秀就在明日,到时候可由不得你。”

“哼!”祁一猛一跺脚,跑出了主屋。


2.

然后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祁一烦躁地揉了揉头发。

她虽是丞相千金出身,可自小骨子里便放荡不羁,毫无大家闺秀应有的文静。别人都在学针线,她却早已走南闯北,在江湖上也结交了一帮狐朋狗友。

“这孩子随我。”

祁老爷子捋着胡子如是说。

“想当年我也是这般潇洒,江湖人称金陵美男……”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祁一很配合地喷出了一口茶,随即在地上笑得打滚。

可现在这潇洒也给自己带来了麻烦。

祁一无聊到把狗尾巴草插到了自己头上。

哎,选秀就选秀吧。

不过……

万一皇后威胁我咋办?

江左梅郎的手段谁不知道?

不过还是要往好处想的,和皇帝处成夫妻坚决不可能,可说不定自己还能和他处成哥们啥的。

嗯,不错。


3.


第二天。

祁一准时来到了皇宫大殿报到。

“参见陛下,参见皇后殿下。”

祁一行了礼,跪拜在二人前面。

“起来吧。”

萧景琰缓缓说着,语气里满是心不在焉。

梅长苏此刻眼里都能结冰。

他不禁在心里骂了骂自己那个倒霉舅舅。

好好的整啥选秀。

等到把这些小姑娘全斗败了之后一定要在正月剃个头。

毕竟古曰,正月剃头死舅舅。

“这位姑娘,”梅长苏冷冷地开了口,“叫什么名字?”

“臣……臣女祁一,丞相祁康之女。”

祁一低下头,战战兢兢地回答。

听到这话,梅长苏眼里的冰冷却是全无,取而代之的惊讶和玩味。

“你们先下去吧。”

待梅长苏把下人驱散后,他带上了玩味的笑,走下去,到了祁一面前。

萧景琰一脸不解。

“你可知我是谁?”

梅长苏站在祁一面前,问。

“殿下……琅琊榜榜首,江左盟盟主。”

“不。我是说名字。”

祁一抬起了头,眼里满是惊愕,随即大惊,跪了下去。

“臣女怎敢直呼殿下名讳!”

“噗嗤。”

梅长苏一下子笑了出来,随即回过了头。

“景琰。”

“啊?”

“少时你那次在长街上见过的黑衣少女,你可还记得?”

“噢……”萧景琰托着下巴想了想,继而开朗,“记得记得!”

“就是祁姑娘。”

祁一更是惊愕:“殿下怎么会知道那件事?可当时臣女并不记得……”

“梅长苏你那时自然不认得,可林殊你总是认得的吧?”

“……认得。”

“我就是林殊。”

“什么?”

祁一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4.


萧景琰和梅长苏给祁一讲述了来龙去脉。

少时林殊也放荡不羁,总喜欢走南闯北,于是便结识了祁一,二人见面便打打闹闹,却是关系极好的挚友。

“林殊,藏得够深啊。”

祁一不再装作文静,而是直接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

“这么多年还是老样子啊。”梅长苏啧了两声,“够爷们。”

“这么多年了居然也不告诉我,”祁一撇了撇嘴,“真不够意思。还有啊,我爹非叫我来选秀,当时那一次见面我也不知道那居然是陛下、曾经的靖王,现在好了,我也不用在宫里过得战战兢兢了。”

“若是祁姑娘有中意的男子,告诉我便是,毕竟我们也是挚友。”萧景琰笑了笑,继而把一旁的梅长苏揽入怀中。

“有人呢,快放开……”梅长苏脸一红,想要推开萧景琰,却无奈萧景琰搂得更紧了,梅长苏这一推反倒显得像撒娇。

“啧啧。”祁一咂了咂嘴,“没眼看。”

梅长苏毫不服输:“那有本事你也找一个,到时候你成亲,想要把天王老子拐了来送你府上我都给你送。”

“一言为定。”


5.

一大早,祁一是被宫女叫醒的。

“小姐,小姐?”

“唔……”祁一揉了揉眼,“……怎么了?”

“丞相送来了一封书信,说是要您立刻回信。”

祁一腾一下子坐了起来,接过书信打开来。

上面写到:

情况如何?

金陵美男

祁一翻了个大白眼。

最后那四个字也是没眼看。

爹脸皮可真厚。

祁一这样想着,提起笔回信。

皇后殿下为少时挚友林殊少帅,吾曾和陛下亦是挚友。现无比安好,勿念。

金陵美男(划掉)之女

祁府。

祁老爷子看到这信,大惊。

皇后居然是林少帅!

而且闺女还和陛下曾经是挚友!

那个无比安好是怎个意思?!

哎哎?还有最后,写了美男又划掉是干吗?!

完了完了。

祁老爷子欲哭无泪。

看来闺女和陛下还有皇后又处成哥们了。

脱单计划又泡汤了。

祁老爷子老泪纵横。

指望着拆散帝后是不可能了,那两口子的恩爱程度天下谁不知道?

不过陛下也会给介绍个良婿吧。

这样看来倒也极好。

祁老爷子努力使自己保持着镇静。

稳住,我们能赢。

6.

三个人少时是哥们的事整个皇宫都知道了。

虽然祁一没有官职,没有名分,可进出谁也不敢拦了。

祁一自诩“哥们收割机”。

不管是谁,只要和祁一处上一阵,两个人定能处成哥们。

祁一敲了敲某宫殿的门。

“老林,老萧,开门!蹭饭!”

门口的宫人被祁一这一嗓门吓了一大跳。

这姑娘胆子可真大。

“吱呀——”

“进来吧,过节吃粽子。”

萧景琰推开了门,把祁一请了进来。

“哎?老林呢?”

“这儿。”

梅长苏裹着被子躺在床上拖着长音喊了一声。

“哎呀,”祁一上前凑了凑,“这咋了这是?”

“别问。”梅长苏说着皱了皱眉。

祁一转了转眼珠,趁梅长苏不注意把他的胳膊从被窝里拽了出来,快速把手指搭在了手腕上。

梅长苏吓得立刻缩了回去。

“你,你干吗?!”

“你们两个,可以啊!但是姐姐告诉你们……”祁一意味深长地看了二人一眼,“千万别纵欲过度。”

“滚!”梅长苏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嘿嘿嘿……哎,这位陛下,你怎么不吃粽子呢,难得过节。”祁一拿了一个粽子说到。

“晚上刚吃了一顿,吃得很撑,暂时吃不下。”

“萧景琰!滚!”梅长苏尖叫了一声,直接把头埋在了被子里。

7.


一星期后,祁一成亲,祁府张灯结彩,红绸挂满。

“陛下驾到——”

“皇后驾到——”

呼声前后响起,在场的人一惊,纷纷跪拜在地。

“陛下,皇后殿下!”

里屋迎客的祁老爷子闻声立刻出来,跪拜在地。

萧景琰上前把祁老爷子扶了起来,继而小声问道:“和祁姑娘成亲的是谁啊?”

祁老爷子刚想说,却被梅长苏制止了。

“又卖关子,不听话。”萧景琰刮了刮梅长苏的鼻子。

“哎呀,好了好了,”梅长苏抓住了那只修长白皙的手,拽着萧景琰往里屋走去,“抓紧进去吧!”

8.

“……让我们有请新人!”

萧景琰和梅长苏进去的时候,前面一番说辞早已经过。

“哎,”梅长苏用胳膊肘戳了戳萧景琰,“出来了。”

只见一位红衣男子走了出来,昔日披散在肩的头发,此时却已束起,颇有另一番的模样。

“蔺,蔺阁主?!”

萧景琰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梅长苏耸了耸肩:“毕竟蔺晨和祁一的脾气也挺投的对不对?然后我就介绍他俩认识了,没想到见了一面之后祁一就死皮赖脸扯着我胳膊要和他成亲。”

“噗,蔺阁主当真这么大魅力。”


“一拜天地!”


拜天地,天地为鉴。


“二拜高堂!”


拜高堂,列祖列宗所见。


“夫妻对拜!”


夫妻对拜,白头偕老,相守一生。


萧景琰看着看着,不禁把梅长苏拥入了怀中。


这不禁让他想起了他和梅长苏拜堂的时候。


也是这般美好。


“好,让我们祝新人相守一世……”


“不!”


祁一猛地掀起了几寸盖头,喊到。


在场的人纷纷一愣,包括蔺晨。


“我不要一生一世!我要三生三世!”


祁一说完后,脸上带上了从未有过的灿烂。


“你看,她笑得真好看。”


梅长苏对萧景琰说着。


“是啊,这就是爱的魅力所在。”


他眼前不禁浮现了当初成亲时梅长苏的模样。


嫣然一笑,如沐春风。


9.

皇宫。

蔺晨和祁一翘着二郎腿坐在梅长苏和萧景琰对面。

“这夫妻相,”梅长苏打趣道,“越来越厉害了哈。”


说完,他不禁哀怨地瞄了萧景琰一眼。


萧景琰心领神会。


自家媳妇的意思便是:


你看看人家,你再看看你。


萧景琰又哪里是个肯示弱的人?


他直接把梅长苏打横抱了起来。


他把嘴贴在了梅长苏耳边,温热的气息扑在了耳畔,弄得梅长苏心尖发痒。


“明日定不会让你起得来床。”



END.




【靖苏/我是谁短篇系列5】霸道会长爱上我

*之前的学生会长+户外play的梗
*相爱却不理解就不写了……
*慎入

*
我是梅长苏

一个大二学生

也是金陵大学的文艺部部长

我喜欢的人是学生会会长

他叫萧景琰

虽然我觉得他的名字很熟悉

不论是体育还是文化课,他样样都好

虽然我和他并不是怎么熟

*
这天

他突然找了我

我受宠若惊

他问

“这么好的同学,为什么没有当学习部部长呢?”

我一时尴尬

“呃,我……”

“我听说你的文科明明都是年级前三的啊!”

“呃,我……理科瘸腿”

而且不是一般的瘸

恐怕都已经粉碎性骨折了

“你文科那么好,我就不信你理科还能差到什么地步”

“每次大约考50分左右”

“……”

他沉默了

“怎么,你理科很好?”

我问

“呃,还好吧”

“年级多少”

“前……10?差不多……哎?!”

我激动地拉住了他的手

“会长!可不可以帮我补习一下理科!”

“呃……”

他怕不是被我吓到了

当然,除了补习,最重要的是可以接近他

“……以后你的榛子酥我全包了!”

不先发制人怎么行

“成交!”

他顿时亮起了星星眼

太好打发了

不过倒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
我很高兴

因为我的理科一下子提升了好几十分

我坐在长椅上,捏着我瘪瘪的钱包,想着

我又看了一眼旁边吃榛子酥吃的正欢的萧景琰

心里特满足

虽然钱包是瘪的

“你怕不是被你所谓的伟大的爱情冲昏了头脑”

死党兼体育部部长蔺晨说

“那当然,渺小的金钱怎么能和爱情相比”

我哼了一声,说

“是是是!恋爱中的人说什么都对”

说完,他继续开启了他的佛系模式

回到现实

萧景琰的口袋里忽然掉出了一张照片

我捡了起来

是张合照

“会长,你掉照片……”

不对

这照片上的人怎么那么熟悉

我靠

“这不是我吗?!”

我吓得把照片指给了萧景琰看。

“噗!”

他一口榛子酥喷到了我脸上

“小时候咱俩认识吗?”

我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突然又想起了他的名字

萧景琰

那可是我竹马啊!

“哇你你你你……景琰?!”

“你你你……你怎么知道?!”

他一脸惊恐地望着我

“我明明记得小时候没有梅长苏这么一个朋友啊”

“错”

“……哈?”

“我以前叫林殊”

他一口榛子酥又喷到了我脸上

“小,小殊?!”

“对的”

我停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

“景琰哥哥”

不说不要紧

这么一说

我明显地看到

某个部位明显凸起了

“噗嗤”

我一下子笑了出来

他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

不好

有种不详的预感

他一下子抱住了我

“……唔?”

“小殊,你说”他邪魅地笑了笑,“也不能让我的兄弟干等着,对不对”

“哎,你要干吗?!”

“也不知道是谁刚才叫的景琰哥哥”

我的脸倒是红了

他就那么抱着我,径直走向了一旁不远处的小树林

*
第二天

我没有去上课

对,昨天我和萧景琰搞了

我现在腰疼得很

我扶着腰,躺在床上欲哭无泪

一旁打游戏的蔺晨咂了咂嘴

“啧,年轻人”

“……怎么?”

“第一次就那么生猛”

“……滚”

“叩叩——”

敲门声响起

蔺晨去开了门

“嚯,老萧!”

萧景琰提着饭进了门

“好体贴哟,最佳男友”

蔺晨那贱兮兮的声音又发了出来

“……”

萧景琰很无语

蔺晨也很知趣,不再多嘴,出去了

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带上了门

萧景琰坐在了我的床边

“喏,小殊,给你带的饭”

“……不吃”

我鼓起了腮帮子,赌起了气

“……可是我想吃了”

“……吃什么?”

“吃你”

于是,我的腰再次经受了巨大的痛苦

END.

【靖苏/我是谁短篇系列④】当男友的画风被死党带偏

*情节沙雕
*严重ooc

*
我是梅长苏

我的男朋友是萧景琰

他现在不在我身边

他前一阵抽了风要去琅琊山,说是跟着蔺晨修身养性

“我看你像个琅琊山”

把手中的狗尾巴草丢到他头上后,我就走开了

让蔺晨折磨不死你

好了,最起码的是耳边清净了

*
半个月后

我终于忍不了了

寂寞

空虚

身边没有那个温暖的人了

于是

毅然起身

背上行囊

直奔琅琊山

终于

看到了那个披头散发,身着白衫的背影

“蔺……”

哎不对

蔺晨这厮怎么瘦了

不对

这不是蔺晨!

那人转过了身来

“……小殊!”

萧,萧景琰?!

我当场一口血就呕了出来

“景,景琰你?”

我虚弱地扶着他肩膀,一脸惊恐

“小没良心,”萧景琰刮了我鼻子一下,“这些时日连封信也不给我写,你就这么忍心?”

小没良心?!

我直接把血呕在了他衣服上

“蔺晨……”

我咬牙切齿

“如何?”

那厮走了出来

“咳咳……这些时日景琰他到底跟你学了些什么?!”

“呃,这个……”蔺晨带上了尴尬地笑,“你问他……”

“苏哥哥!”

是飞流

“小飞流!”

却没想到萧景琰一下子拽住了飞流,捏了捏他的脸

“小飞流,快,孔雀舞还没给你水牛哥哥跳呢!”

我当场晕厥

萧景琰这个沙雕

还有蔺晨

我安慰自己这是个梦

*
“你们当亲兄弟算了!”

我怒气冲冲地看着这两个沙雕

“怎么了?”萧景琰挑了挑眉,带上了坏笑,“难道你怀疑我和蔺晨有一腿,吃醋了不成?”

“滚!”

我红了脸,一本书照着他脑袋扔了过去

“脸皮越来越厚了!”

我嗔怒,生气地抱起了双臂

“先生教的好”

那货依旧嬉皮笑脸

我气得剜了蔺晨一眼

还我当初那个一身正气的景琰!

飞流进来了

看见萧景琰,他缩了缩

怕不是被这货折磨疯了

“来,小飞流,过来!”

萧景琰招了招手

“不要!”飞流拼命地摇着头,“苏哥哥,水牛,欺负!”

哈,这货整天欺负飞流

“怎么说话呢?”蔺晨开了口,“不要叫水牛,要叫哥夫!”

我一口茶水喷到了蔺晨脸上

这厮淡定地抹掉了脸上的茶水

毕竟也是被飞流泼过的人,一定受的住大风大浪

“蔺晨……”

我咬了咬后槽牙

“咋?”

“带坏飞流真的好吗?”

“……”

飞流一脸懵逼

“哥夫,哥夫……”

“飞流,不许学!”

我喊了一声

“嘿嘿,哥夫!水牛,哥夫!”

飞流像是get到了什么新词汇,拍手笑着

“真乖”

萧景琰揉了揉飞流的头

不知廉耻

臭不要脸

“Do you have a b数?”

我如是问到

“Yes”萧景琰厚着脸皮对我露齿一笑,“No problem”

“……”

我安慰自己这是个梦

*
五天后

我终于人忍不了了

“萧景琰,”我揪着他耳朵,“你原先的衣服呢?”

“嘶——小殊,疼疼疼……”

“你说,你的衣服呢?”

“在,在我那屋的柜子里……嘶——小殊你先松开我……”

我松开了他

“快换回来”

“……为啥?”

他又开始不要脸了

我当即薅上了他那一头长毛。

“哎哎!小殊!干什么啊?”

“你要是不变回你原来的样子”

我眯了眯眼

“咱就分手”

他于是把他那鹿眼瞪的死大死大

他依旧没有说啥

“你要是还不去,咱就现在立刻马上分道扬镳,咱Say Goodbye……”

“别别!我这就去换!”

*
十分钟后

萧景琰准时出现在了我面前

“这样才帅”

看着对面已经恢复原来模样的萧景琰,我如是说

他的耳根一下子红了

“走吧”

我说

“走?去哪?”

他又瞪圆了他那鹿眼

“回去,回你的靖王府”

“为什……”

“再待下去你的画风就偏到臭水沟里去了”

“……好吧”

我看着对面变回对我百依百顺的景琰,内心十分赞赏

也不禁骂了骂蔺晨那个沙雕

END.


【靖苏】长相思 [结尾是甜]

*再次强调 是甜结局

〖1〗

天幕不知不觉已蒙上了一层灰纱,大片的乌云好似随时会轰然坍塌一般,将金碧辉煌的宫城压得粉碎。原本寂静无比的宫殿,却突然发出一声巨响。

“啪!”

萧景琰站在案几前,把手中的酒盏狠狠摔向地面。似是丝毫没有快感,萧景琰皱了皱眉,横了横早已迷离的眼,踹翻了脚前的案几,却突然被绊了一下,整个人摔倒在地。

“陛下!”

高湛推门而入,一脸惊恐,想要上前扶起萧景琰。

萧景琰立即抬手制止了。他半卧在地上,衣衫早已不整,胡乱抓起手边的酒壶就往自己嘴里灌,酒顺着嘴角留下,留下了道道痕印。

高湛看到萧景琰这般,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他也是看着萧景琰从小长大的。

当林殊在身边的时候,他是那个爱笑的少年。

当梅长苏在身边的时候,他是那个重情义而又刚毅的靖王殿下。

可现在呢?

无论是林殊,还是梅长苏,都不在了。

“高公公……”萧景琰将手中的酒壶一丢,又砸翻了一旁的花瓶,“你说,小殊一直都在的,对不对?”

高湛听了这话,心中也似是千刀万剐。

“陛下,少帅他……已经走了有半年了……”

原来……竟有半年之久了。

萧景琰本就千疮百孔的内心像被刀子又狠狠扎了一刀一般,不断地流着血。他不禁自嘲地笑了笑。

每天都承受着如下地狱般的痛苦……这半年,便是如此过的。

“小殊,你怎么舍得……”

〖2〗

列战英站在萧景琰身边,连大气也不敢出。

“战英。”

终于,萧景琰开了口。

“陛下。”

“去春月楼。”

列战英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

陛下……这是怎么了?

之前陛下可是从不会去那种地方的啊!

“陛下……”

“难道你还想抗旨不成?”

就这么一句话,生生地把列战英噎住了。

“……是。”

春月楼。

“这位公子,”老鸨堆着一脸笑迎了过来,“想要什么样的姑娘……或公子?”

萧景琰轻挑嘴角笑了笑:“有没有牌子或什么的,我想挑选一下。”

“有有有!”老鸨立刻拉过萧景琰,把他带到了一堆牌子前,“公子,这就是全部的了,您选选看看。”

“这个……”萧景琰指了指一块牌子,“是头牌?”

“对对!戚姑娘可是我们这里最受欢迎的!”

头牌可就没意思了。

萧景琰撇了撇嘴。突然,他的目光被吸引了,停留在了某处。

“这个……常茨?”

老鸨一愣,继而恢复了神态:“……常公子是新来的,也就来了半年多。可由于是新来的,至今还是贞洁之身……公子确定不选戚姑娘……”

萧景琰内心咯噔一下。

半年……

他继而嘴角一挑,指上了那块木牌。

“就他了。”

〖3〗

“公子,常公子就在里面。”

“知道了。”

萧景琰推开了门。

老鸨顺着门缝复杂地看了一眼屋内人,继而转身离去了。

看着对面抚琴的人,萧景琰不禁一愣。

第一眼,他还以为是……

就算半年时间卡的再准,人终归是回不来了。

萧景琰不禁苦笑。

但他不知道,对面之人,便是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人。

听到有人来了,梅长苏缓缓抬起了阖着的眼眸,待看到来人,眸色忽地一紧。

景琰他……什么时候也学会来这种地方了?

梅长苏不禁黯然。

纵使脸颊上覆着一层足以掩盖自己真实面容的薄膜,他的心却还是紧了起来。

半年前,他为了萧景琰的帝位足以稳固,便借北方一役对外谎称假死。可终究也不能光明正大地重归江左盟。老鸨也曾受过江左盟的帮助,他便躲到了此地,拜托老鸨帮忙掩盖自己的身份,并尽量不在来客面前提到自己。

“常公子。”萧景琰一撩衣摆,盘腿坐在了梅长苏对面。

梅长苏压低了些许嗓音。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萧景琰不禁挑了挑眉。

身处此地,还能这般冷静,倒与一般的人不同。

还有这声线……

却也是像极了他……

“在下姓萧。”

梅长苏抬了抬眼眸。

他居然毫不避讳。

难道……他有所察觉不成?

“萧公子……是想听什么曲子吗,还是……”

如果是那样的话……

自己也说不清怎样好了。

他承认,他爱萧景琰。如是以自己的身份站在他面前,怎么样都可以。可现在,他是常茨。

所以还是尽量周旋。

毕竟……景琰也不会轻浮到那种地步吧……

“听什么曲随便常公子,我是不会要了公子的。”萧景琰又笑了笑,“不过,看公子的样子,应该也是个文人吧?”

“在下……只是对文化略知一二而已。”

“既然如此,那在下便尊称公子为先生好了。”萧景琰略停顿了一下,“常先生。”

梅长苏略微自嘲地笑了笑。

“萧公子过奖了。常某身份低贱,又怎能配得上这样的尊称。”

萧景琰并未答话,他的视线只是停留在了梅长苏额上的某一点。

“那常某便为公子弹一曲长相思好了。”

梅长苏将手指抚上琴弦,缓缓拨动着。

“忆君迢迢隔青天,昔日横波目,今作流泪泉……”

萧景琰就坐在那里倾听着。

“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一曲弹罢。

“那先生,”萧景琰不禁望向了梅长苏,目光灼灼,“弹这首曲子,又是何意呢?”

“……常某仅仅是觉得好听。”

“仅仅吗?”

“……仅此而已。”

“先生是读书人,不会不知道,”萧景琰起了身,往前走了两步,“此曲……是表达爱意的吧?”

梅长苏的内心咯噔一下。

“……略知一二。”

“可若是……”萧景琰立刻单手把梅长苏按倒在了地上,迅速撕下了那层薄膜,“这样呢?”

薄膜缓缓飘落在了地上。

梅长苏不禁闭上了眼,侧过了头。

“小殊……”

“……”

萧景琰立刻把梅长苏扶了起来,拥入自己的怀中,积攒的泪水终于喷涌而出。

“为何不告诉我……你明知道我需要你……”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

梅长苏也拥住了萧景琰,把脸深深地埋在了他的肩窝里,看不清究竟是何表情。

看到萧景琰推门进来的那一刻,梅长苏便打算顺其自然。依旧掩埋身份,认出,则随。不认,则然。

现在,萧景琰认出了梅长苏。

“我……是要和你回去,对吗?”

梅长苏终于抬起了头。才看清,萧景琰的肩窝处,早已湿了一大片。

“当然。”萧景琰轻轻抚上了梅长苏的脸颊,不断摩挲着,“而且,我要……”

“什么?”

“封你为后。”

梅长苏一脸惊讶地望向萧景琰。

“我再也不想要你如此憋屈而拘束地活着,”萧景琰又把梅长苏往自己怀里揉了揉,“我不喜欢这样。我知道,你也不喜欢。”

“是的,景琰……我不喜欢……”

“所以……”

“所以,”梅长苏对萧景琰莞尔一笑,“我愿意。”

萧景琰一愣,继而露齿灿烂一笑。

“荣幸至极。”

〖4〗

数日后。

萧景琰看着对面身着凤袍的梅长苏,眼波流转。

他不禁想起了之前的那些岁月。

有欢笑,但大部分是泪水。

现在,他终于不用如此拘束地活着了。

他是这天下的后。

他更是自己的人。

萧景琰拉过梅长苏的手,把他拥入怀中。

“小殊,我心悦你。”

梅长苏踮起脚,轻轻地在萧景琰脸颊上落下一吻。

“与君同心。”

梅从山下过溪来,近爱清溪远爱梅。

溪水声声留我住,梅花朵朵唤人回。


写起来写起来
醉酒(口意